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冥劫

更新时间:2019-03-15 16:31:55

阴冥劫 连载中

阴冥劫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娘子 分类:灵异 主角:程缺

主人公叫程缺的小说叫《阴冥劫》,它的作者是娘子创作的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未出生遭人算计,不足月被剖出母体,先天有缺,招厉鬼!...展开

本书标签: 鬼怪小说 民国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阴冥劫 第008章 道士拜鬼 免费试读

第008章道士拜鬼

不久后河滩上来了一波人,将王建中表哥的尸体抬走了。

这之后外公也回来了,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大包,拿着一捆浸湿的芦苇杆儿,我知道这芦苇杆儿是扎招魂的草人用的,包里估摸着装的应该是法器。

王建中开着三轮车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一看,好家伙,连祭品带纸钱,这货拉来了满满的一三轮车。

“程伯,这猪,鸡,鱼都是现宰的,香烛纸钱我跑遍了镇子上的商店一共凑了这些,您老看够不够?”王建中一边将东西往下卸,一边。

外公说声够了,帮着他卸车,我跟老村长也上去帮忙,将所有的东西都卸了下来。

“程伯,没我啥事了吧?要没事我就先走了,待这地儿我老感觉瘆的慌…”

王建中面带恐慌的问外公,在得到外公的应允后,开着三轮车疯也似的跑了。

招魂需要等到午夜子时。午夜子时跟中午午时,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刻,那两个时间段最适宜孤魂野鬼出没,招魂也最容易招到,可又因为子时较于午时更加安静,所以子时是招魂的最佳时机。

看到这里有人或许要问了,说子时阴气最重众所周知,午时是一天中日头最旺毒的时刻,朗朗乾坤,怎会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呢?

其实,正午跟子夜一样,都是阴阳交替之时,就拿黑白环抱的太极阴阳鱼来打个比喻,它有两个交集点,互相牵扯,是阴阳转替,亦是阴阳交合,道家常说的阳极必阴,阴极必反就是这个意思。

这是天地间的大气数,而最容易感知到天地气数的莫过于人的身体,人们都知道,除夜里子时,中午是人神经最困乏的时刻,需要休息,午睡,这就是阴阳交替给身体造成的感知。

在农村,很多老人都会嘱咐孩子,中午不要靠近河边,不要到人迹罕见的山上去,那便是怕被中午出现的邪魅鬼祟缠上,若有心人仔细观察也会发现,中午的出事与死亡率远比其它时段高很多很多。

这个我且说这些,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一下。

时候还早,外公也不急,他在一堆祭品中查看了一番,见没有遗漏后,从包里掏出了一条鸡腿递给我,自个一**坐在了沙滩上,摊开芦苇杆扎起草人来。

我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望着那堆的跟小山似得祭品犯嘀咕,我曾经见过外公招亡魂,招魂仪式简单的很,扎一个草人,点一柱清香,燃一刀纸便可将魂招来,有时强制招魂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外公念叨一番,魂魄就来了,这招个王建中的表哥,咋还搞的这么隆重呢?

我在外公身旁席地而坐,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外公道:“这些香烛纸钱不是为了招魂用的,而是为了敬河里的东西。”

“敬河里的东西?”

我低声重复了一遍,心说,河里的东西都害死人了,为何还要敬它呢?难道那东西道行高深,连外公都不是它的对手,所以想着先礼后兵?又或者外公还在为当年所做之事理亏,给人赔礼道歉来了…

“这鬼跟人,从心理上来说其实的一样的,怕的不是你跟它动硬,人鬼同样有血性,急了眼大不了拼上性命。”

我这正瞎想呢,老村长忽然没头没脑的开了腔,说完他看着我:“程缺,你知道人跟鬼最怕什么吗?”

“最怕什么?”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还真想不出人跟鬼共同害怕什么。

老村长吐了口烟圈道:“最怕敬,人受到尊敬,言行举止就会变的谨慎,谦和。鬼受到敬重,就会有所收敛,不好再为非作歹。所以往后你要对世界万物心存敬意,这样,全世界就会对你宽宏,仁慈。”

老村长的话听的我一愣一愣的,半天我反驳道:“爷,你这都是啥歪理邪说啊?照您这么说,放火的大恶人受到人的尊敬,就会放下屠刀,恶鬼索命我给他烧些香烛纸钱,它就会放过我咯?”

“呦呵?老程,你瞧瞧你这外孙,还挺会强词夺理!”老村长捅了外公一把。

外公编着草人,头都没抬道:“老张,你说徐大义看到的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用铁链锁着众鬼的人会是谁呢?”

外公这话题忽然一下就岔到了奶奶家,我愣是反应了半天,才想起徐大义就是看工地见了鬼的老徐头。

不过一说起这话茬,老村长倒来了精神,他将烟杆子往肩膀上一搭,道:“之前我还想跟你说这事呢,那穿黑色斗篷的人,孤身一人能擒住那么多鬼,道行定然极深,你说他是敌是友?抓那些鬼意欲何为呢?”

外公摇头道:“我也在琢磨这事儿呢,如果是友,他为何不来寻我们?如果是敌,那我们怕是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啊,至于他抓那些鬼…”

外公说到这里沉吟了片刻,后道:“这样吧,今晚若不出意外,赶明我去后屯弯找下那个徐大义,问问他那晚的详细情况,或许他看清了那人的样貌,到时是敌是友我们找到他便知。”

夜越来越深了,坐在河滩上,听着外公跟老村长的对话,我虽不尽了解,却也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老村长跟外公二人聊了一通,草人便编好了。

外公将王建中表哥的衣裳穿在了草人身上,将一张‘回魂符’贴在了草人的前胸,一张‘归身符’贴在了后背,头发指甲等物藏在了衣服里,将草人插在了一根毛竹竿上,看了看天际,道:“时辰差不多了,开始吧。”

老村长点点头,起身点了一柱清香,以河滩为香炉插下。

外公则挑起草人,独自一人走到河边,边走边唱诵招魂咒:“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荒郊小路,庙宇山林,山野坟场,河中水处…凡听我唤,速速归来…”

黑漆漆的夜里,伴随着潺潺的水流之声,将外公的声音衬托的异常哀婉又虚无缥缈。

我觉得瘆的慌,死死的抓着老村长的衣角,紧张的四处张望着,生怕王建中的表哥突然从某处幽然无声的飘出来。

可外公顺着河沿走出去老远,招魂咒唱诵了七八遍,我还是连个鬼影都没见着。

看着逐渐燃尽的香,老村长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他叹道:“果然如我所料,招不来啊。”

一炷香燃尽了,外公走了回来,摇了摇头。

“老程,现在你还认为大头跟老李头的死是人为的吗?要我说,他祖孙二人跟王建中的表哥一样,都遭了它们的毒手,它们积攒了这么多年的怨恨,一朝得以宣泄,定是丧心病狂到连同他们的魂魄一并吞噬了。”老村长压低嗓音唉声叹气的说道。

外公摇头道:“王建中表哥的魂魄没有被吞噬,我感知到了它的存在,就在这河中,它听到我的召唤,想出来却又出不来,八成是被它们控制住了。”

老村长沉默了片刻,一挥手道:“那请它们上来吧。”

外公点点头,放下草人去摆弄祭品。

牲畜摆上,外公打开了他背来的大包,拿出几个酒盅,一瓶白酒,另外还有筷子,香炉,烛台…

我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外公包里装的竟是这些玩意儿!

我还当是装的法器呢,这样看来外公今晚好像什么法器都没准备,那待会河里的厉鬼要真上来了,我们岂不是只有任其宰割的份了吗!

原本有外公跟老村长在身边,我是一点都不害怕的,外公的本事我心中有数,而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老村长实际也有两下子,可他们不带法器,只想凭借这点祭品跟鬼交涉,万一人家鬼看不上这点东西,想抓个活人下去呢?

这么一想,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王建中他表哥的死相,我心里忍不住一阵哆嗦。

一切准备妥当,外公与老村长对视了一眼,道:“开始吧。”

老村长点点头,随即俩人‘噗通’一声跪在了河滩上,面对临河斟酒,点蜡,燃起了大把的香,烧起了成垛的纸钱,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乡亲们,老少爷们们,这么些年委屈你们了,你们的付出别人不知,我程不悔心知肚明,我代表整个临河镇,代表当年参与此事的道家众人,给你们磕头了。”

外公对着临河大声的喊,喊罢,竟真的对着临河磕起了响头来,那头磕的落地有声,‘砰砰’直响!

我杵在一旁傻了眼,外公他们可是道士啊,道士是干啥的?捉鬼拿妖的啊,现在怎么反倒拜起鬼来了?就算那些鬼当初被外公他们刻薄了,也不至于行此大礼吧?这整的跟孝子贤孙似得!到底是啥情况啊?

老村长跟着外公一起磕头,响头磕的震天动地,鲜血长流。

我看的触目惊心,可见外公他们那虔诚又郑重其事的样子,我又不敢打扰他们,只能在旁边一头雾水的看着。

一连磕了几十个响头,老村长直起腰跪对临河大声道:“各位父老乡亲,今日阳桥倒了,你们自由了,你们若想投胎,我张守一为你们超度,你们若不想投胎,我为你们修祠筑庙,让你们享受香火供奉,你们若怨恨难消,今天尽可发泄在我的身上,将我抽筋剥皮,挫骨扬灰我不会有半句怨言,但请你们万不要伤及无辜啊…”

老村长这话刚说完,忽然一阵刺骨的阴风凭空而来,一地纸钱随风纷扬而起,在离地三尺之处狂打起了漩儿!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