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悬疑 > 双生罪

更新时间:2019-04-19 12:41:11

双生罪 已完结

双生罪

来源:掌书阁 作者:于冰 分类:悬疑 主角:康宁墨存

甜宠新书《双生罪》由于冰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悬疑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康宁墨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一个经常梦见脚掌处长个红痣的人格分裂女警察,毕业后同昔日男友康宁和同在犯罪心理研究室的多年同窗谭林森一卷入了若干场连环杀人案,但绕来绕去总离不开我的孪生妹妹。 为什么她像变了个人似的,为什么...展开

本书标签: 情有独钟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双生罪 3.街边的断裂脚掌 免费试读

自从硕士毕业之后的这小半年里,我一直都是受师姐的照顾,工作上也顺风顺水,有时候闹情绪发脾气,她也都还是包容我。真不知道这次去了心理研究室,还会不会这么舒心。

我看着手机上闺蜜林闽江的十个未接来电、阿木的五个未接来电还有康宁的五个未接来电,陷入了沉思。

文件马上就要下来了,我即将踏入我毕业之后最心仪的工作岗位上,即便是临时的,换做当时的我肯定激动的哗哗流眼泪,但是现在我宁愿留在这里,换我一生安宁平静。

中午,和罗丹师姐、小陈她们几个一起吃了个饭,师姐非说是散伙饭,搞得我鼻子酸酸的。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取决于那边的案子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我的心也悬在半空,得不到半刻平静。

绵绵的阴雨已经停了,我也可以出发了,不必带伞。

警察大学距离康宁所在的刑警队并不近,可我跳上一辆出租车之后,总觉得没多久就到了。也许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也许是我对那边的种种案子有种潜在的恐惧,我茕茕孑立,踽踽独行,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暗黑通道。

下了出租车之后,我徒步走到刑侦队那边,我并没有看到康宁,“请问您是警察大学心理中心的徐墨存老师吗?”问我的是一个气质超群但年龄似乎和我相仿的女人,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罗桢,刑侦科的科长。

我们互作寒暄,而后我便随她进去。

终于,我来到康宁工作的地方,想象着这半年来他都在做什么事情,他都是在哪个地方想我?又是在哪个地方恨我?

“徐老师?”罗桢打破了我的思绪,“你怎么了?”

“啊?没事,您别这么叫我。”我说道。

“呵呵,那我就叫你墨存了,很美丽的名字。”她说。

“谢谢。”不知怎的,这一来一回总让我觉得这个叫做罗桢的女人不大好相处,顶多是面儿上过得去而已。

“···呃,我想问一下,康宁呢?”须臾,我还是开了口。

“目前,锦江区的那个案子归我们科管辖,他现在在现场呢,我这会儿也要赶过去了。”她说着便准备着过去要用的一些工具,随时要离开。

康宁不在,谭林森也不在,我被这里的一个叫做沈嘉的姑娘带着熟悉周围的工作环境和同事,从她那里我了解到她也是刚毕业过来的,算起来和我是一届的,只是原本她不是警校的,只不过在计算机方面特别有一手,所以便通过体制内的考试来到这里做信息技术警察,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网警。

她事无巨细的给我说着周围的一切,是个很爱说话的姑娘。我便以康宁的同学这个身份向她了解关于他的事情····

他工作出色、很会做人方面我一点也不惊讶,毕竟上学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的,不然那时我也不会不顾颜面的追他,只是从沈嘉的口气中我隐约听到了关于康宁的另一件“新闻”···

“什么时候来的?”我肩膀上被人猛拍,着实吓到我了。

“你走路没声儿啊!”我一把将谭林森拽坐下。

“是你太专注,想什么呢?”

我刚要回答他,但又被截断了,“先别说了,还是我说吧,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你先来我这,今后咱们就是铁同事了。”谭林森说着一把将我拉起,右手里攥着一摞文件,眉头微蹙。

“谁跟你铁?”我说归这样说,但心里面还是七上八下的,究竟发生了什么案子,单单锦江区的案子也不至于非要搞工作上的临时调动啊,毕竟这很麻烦的,而且听说他们刑侦队各个都是精英,哪里有收不下网的道理?

“是这样的,五月八号,也就是九天前,有个孩子在下水道口发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子,外面很干净,里面装了半袋子的东西,诺,你看,就是这张照片。”谭林森说道。

我接过照片看,确实是很普通的袋子,但是袋子的表面很干净,像是刚刚打开装了东西的黑色新袋子,和下水道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里面装了很多的碎纸屑,看样子是废止粉碎机的产物,没有任何线索可言,但是袋子里明显有一个重物,孩子翻找之后便在里面找到了一个汗毛很重的脚掌。”谭林森说道。

“脚掌?”我大惊。

“对,是前脚掌,经技术科的检验,是顺着腿往下砍而得到的前脚,汗毛很重,而且从脚掌的长度看,很明显是一个男性前脚掌。”谭林森严肃说道,和他已经同学了七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工作时候的他。

“这····这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啊?”我说道,原本以为我们心理中心的算是比较灵通的了,但是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却好不知晓。

“因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破案,而且没有任何的线索,局里说要采取保密措施,要求对任何人都要保密,这点和锦江区的案子不同。”他说道。

“等等,什么叫没有任何的线索啊?什么意思?”我诧异道。

我毕业之后虽然还没有正式在工作岗位上参与过破案,但是七年的警校生活对我的熏陶结果便是,这世间没有破除不了的案子,任何高明的凶手实施任何高明的犯罪都会触物留痕,我们警察要从任何的蛛丝马迹里面发现线索,也许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案子一定会破除的。

“你别着急啊!”谭林森说道。

也许我真的还是个新手,对于九天前的案子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的信息这件事情,的确有些颠覆我七年来被警校培养起的三观。

“好,你快说!”我紧追。

“技术科的已经反复确认了,黑色塑料袋子上除了那个发现袋子的孩子的指纹之外,确实没有留下任何人的指纹;而且脚掌上没有任何的指纹,里面别搅碎的废纸也没有任何可以获取的信息。”谭林森说。

“等一下,对于废纸粉碎机而言,每一台上面的痕迹都是不大一样的,不是吗?你记得的,我们之前在学校的一节选修课上老师提到过的这个问题。”我警觉说道。

“没用的,理论和实践是有偏差的。现在的废纸粉碎机都是大规模生产,即便是不同工厂里面的产物有所不同,但是犯罪人更高明,里面那些被搅碎的纸屑上都留下不同的痕迹。”

我着急:“你是说凶手放进去的那些纸屑是用不同工厂产出的废纸粉碎机弄的?”

“对!”

他跟了我肯定的回答之后,我迟迟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学校里待久了的学生而言,现实中的案子对我来说是那么心有余力不足。

也许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案子没有获得任何信息而突然觉得心好累,而是警校和现实的差异感让我有些失意。

那么站在我面前的谭林森还有在案发现场奔波的康宁呢?他们刚毕业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吗?我们都是同一届的硕士毕业生,看着眼前这个显然可以独当一面的老手站在我面前侃侃而谈,也许这就是一个过程,我必须经历!

“没关系,慢慢来。”谭林森走到我面前轻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抿了抿嘴点头。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疑问?”他好像总能看穿我的心思。

“是,我想说的是,根据那个被砍下来的前脚掌的血液DNA,就没有可以进行比对的信息库吗?顺藤摸瓜····”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