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今夜与谁共眠

更新时间:2020-02-14 09:50:39

今夜与谁共眠 连载中

今夜与谁共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薛唯一厉彻 分类:言情 主角:

火爆新书《今夜与谁共眠》是薛唯一厉彻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公子浅颜,内容主要讲述:三年前江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一位被悔婚的千金,三年后不夜城轰轰烈烈出了个了名角,听说她美貌无疆、听说她视财如命、听说她热烈而绝情,万丈红尘皆由她弹指来去。江城的男人都对她趋之若鹭,唯独陈易安对她不屑一顾...展开

本书标签: 青春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夜与谁共眠 第4章不共戴天 免费试读

“陈总?”

薛唯一眼角余光,瞄到那被称为陈总的男人。

他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简约而不是精雅,昏暗的灯光勾勒出他清冷而棱角分明的轮廓,面若刀削,薄唇紧抿。

即便面无表情,却不失不怒自威的气势。

男人浸墨般深邃的眼眸扫过薛唯一,片刻都不停留。

薛唯一的心,却瞬间揪到了一起。

陈易安。

怎么会是他,怎么能是他!

她恨不得手刃之人,就在她面前,可她却不能将对方奈何!

“陈总!”周老板见到他起身,立刻放开薛唯一,一脸谄媚的走上前,“您坐您坐。”

长腿一抬,陈易安走到中间,掸了掸西装袖口的灰尘,薄唇里冰冷的吐出一句话:“乌烟瘴气的地方,还怎么坐?”

周老板谄笑着紧跟在他身后,冲着薛唯一低吼:“没点眼力见的东西!还不赶紧站起来给陈总让座!我看你是不想拿到钱了!”

此时的薛唯一脑子里一片空白,手心额角都在不停的渗出冷汗,男人粗暴的声音才勉强将她的魂唤回来。

在没出院前,薛唯一曾想过无数次与陈易安重逢的画面,或者直接拿刀和他拼命。

但绝不会是,以如此低贱狼狈的模样。

薛唯一攥紧了拳头,红色指甲深深陷进手心,她在极力隐忍,却未出声。

她现在,太弱小了。

“陈总,她可不乌烟瘴气。你知道她是谁吗?”周老板迎合地给他点烟,“薛正天的女儿,现在沦落到酒吧抛头露面,陪酒卖笑。”

周老板刻意一提—今天请这陈易安来不夜城,主要目的就是以凌辱薛唯一的方式,来讨好他。

江城风言风语,谁不知道陈家与薛家势不两立,他原本是想投机取巧的,但见陈易安这架势,他又觉得自己莽撞了。

薛唯一也缓缓松开了皱紧的眉头,她起身,抖了抖裙摆,好像没事人一样端起红酒:“陈老板,大名鼎鼎,有失远迎,化茧敬您一杯。”

化茧,是她在这里的艺名。

在这风月场里,每个陪酒女都有艺名,好像如此就能隐瞒过去一样。

她如今告诉他艺名,只想证明,她不是过去的薛唯一,痴爱他像中毒一样,她是化茧,是这不夜城将捧的名角。

见陈易安不动,薛唯一弯唇一笑,自己干了一杯。

陈易安一双如古井般平静无波的眼眸紧紧扣在她身上,仿佛一个看戏人。

“她不要命了吗,喝得这么猛?”

“都是为了钱啊…”

“我看不是。陈总和周老板都在这儿,她把自己灌个烂醉,最后跟其中哪个水到渠成的…”

坐在包厢里的女人都在旁边唏嘘指点着,满是讥讽。

薛唯一充耳不闻,一杯饮尽,她将手里的酒杯倒置,一滴不剩,继而一道明丽笑容,“周老板,酒喝完了,钱我也该拿走了,恕不奉陪。”

周老板望了一眼酒桌上都空空如也的瓶子,脸色瞬间变得阴鸷,上前一步,一把扣住她肩膀。

“就这么走了!”

薛唯一被捏疼,她皱眉回头,“周老板已经快是跟陈氏合作的大老板了,吝啬于这几万块钱?”

周老板气极反笑:“你说的没错。”

“哗—”

下一刻,一沓厚厚的就砸在了薛唯一的脸上!

“继续给老子喝!”周老板粗暴的低吼响起。

原本薛唯一就已经有几分微醺了,再被重重的力道砸了一下,脑子轰地一下炸开。

她瞥了一眼地上钞票,起码两万,声线带着几分颤抖,意志却很坚定:“阿致,上酒。”

陈易安眯眼,之前他看薛唯一的眼神是讥讽,现在完全是厌恶。

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是谁把她从精神病院给捞出来,从前木头一样的千金小姐,转眼变成浪荡的风尘女了,如此不自重。

“薛小姐这一杯,就是两千。”周老板又拍了三万在桌子上:“今天这钱喝不完,你别想走!”

薛唯一嫣然,一杯接一杯往下灌。

三分钟后,终是陈易安发小陆弥星看不下去,插科打诨的站起身来。

“薛小姐看上去身体有些不适,今天就算了。”他走上前,把正要去拿酒的何致拉住,“这个小阿致看上去也不错,不如让她留下来陪周老板喝酒。”

“陆少爷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找的这些都是想用来陪陈总的。”

“周总…”

两个字念的意味深长—陈易安和薛唯一曾经是什么关系,整个江城都知道,但陈易安究竟有多厌恶这前妻,却无人知晓。

这其中纠葛,不是靠他周海两眼就能溜出来的。

周总也看出了陆星弥眼中的警告,耽搁之下,两人把目光同时移向陈易安,只见他站起身,单手西裤袋里,只字不语,往包厢门外走去。

薛唯一原本就是咬唇硬撑,见陈易安走后终于松懈下来,脑子轰轰作响,酒劲上头,直接昏睡过去。

陆弥星见状跟着起身,嬉笑指了指喝醉的薛唯一。

“人我带走了,周老板不介意把?”

话虽是询问,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上来两个保镖,左右搀着薛唯一离开,看都不看周老板一眼。

周老板心中不满,面上却要赔笑,待人都走后,愤怒使他额角的青筋暴露,“啪”一声酒杯摔碎。

“这个臭,害得老子合作也没有谈成!”

薛唯一醒来时,正躺在一个奢华包房里的大床上,室内光线昏暗,顶棚水晶折射窗外投来的微光,华丽迷醉。

她眯了眯眼,尚未完全清醒。

“醒了就滚。”

冷酷的声音打破了较美的氛围。

她循声望去,室内灯光瞬间刺眼亮起。

下意识用手遮挡住眼睛,好半晌财适应,侧脸,见沙发上陈易安正冰冷凝视自己。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