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画魂师

更新时间:2019-05-03 13:19:09

画魂师 连载中

画魂师

来源:朝夕阅读 作者:七月潇潇 分类:灵异 主角:张星凌叶皖

主角叫张星凌叶皖的小说叫做《画魂师》,它的作者是七月潇潇创作的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炽热的阳光,如同火炉般炙烤着大地。人群拥挤的青阳镇上,不同于往日的繁华熙攘,此刻在镇中仅有的两家医馆门前,排着长龙,几乎贯穿了镇中央的大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画魂师 第九章敲门声 免费试读

同福里是一套典型的石库门里弄,整条弄堂南北前后有近百米长,建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是魔都比较有特色的地方。

当我和瘦猴驱车来到同福里时已经是下午了,天有些阴,这使得原本就处于高楼大夏包围中的同福里更加阴暗。

同福里的房子是两层斜顶式,前面有黑色条石砌成的门框,老旧的建筑加上阴暗的光线使得整个弄堂有些阴森。

瘦猴站在弄堂口向里面张望,有些不解地问:“干嘛要来这种鬼地方,看起来就有点渗人。”

“没办法,找不到奇怪的男人,又没有什么别的线索,只能瞎猫碰死耗子来这儿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找到神算子。”

瘦猴瞥了我一眼:“只有你相信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老子就不信这世上有什么神算子,要真有,让他给我算算下期双色球的中奖号码,老子就信他。”

听到这话,我被逗笑了,怼了他一拳,笑骂道:“神算子只能批阴阳断生死,算不出双色球中奖号码。”

“那还是不够神,不过话说回来,你连这个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咱俩怎么找?”

瘦猴说的确实是个问题,我问过席韵诗,她也不知道神算子长什么样子。我想这种高人必然有不凡之处,说不定一眼就能认出来,就算认不出来还可以打听不是?

我把心中的想法跟瘦猴一说,他摇了摇脑袋说,也只有他才能陪**这种大海捞针的傻事。

于是,我和瘦猴一左一右打量着有不凡之处的人,逢人便打听这里有没有算命准的老先生,搞得整个弄堂里的人都以为我俩是。

我俩从弄堂头走到弄堂尾,说得口干舌燥也没找到神算子。

看来神算子并不是那么好找,不然的话席韵诗早就找到了。

就在我俩蹲在弄堂尾歇息时,一个蓬头垢面看似疯疯癫癫的老人走到我面前,一双眼睛露着精光死死地盯着我看,看得我心中发毛。

一旁的瘦猴立刻警觉起来,起身喊道:“你是谁?”

“祸根,祸根啊!”疯老人指着我鼻子说。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疯老人突然又大笑起来,边跑边说:“图谱现,众人亡,邙山之中有阴阳,地狱变相往生长。”

我抬头看了看瘦猴,他也一脸雾水,不知道疯老人嘴里叨叨咕咕说的是什么意思。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莫非这个疯老人就是神算子?

“难道他就是神算子?快追!”说完,我急忙起身。

这时,瘦猴已经窜出去了。

视线里,疯老人越跑越快,瘦猴起步较晚落下一段距离跟在疯老人后面。我把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与两人的距离仍是越拉越大。

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弄堂口时,瘦猴正弯着腰大口地喘气,旁边并没有疯老人的身影。

“没…没追上?”

“没追上,那个…老疯子跑得…跑得太快了。”瘦猴呼声气喘地说,又喘了几口粗气,“想当年,老子百米也能跑进12秒,虽然现在有点腐败了,但跑得也不算慢了,这个老疯子实在跑得太快了!”

瘦猴的话,我十分认同。虽然我没练过体育,但是身体素质并不差,没想到竟然没有跑过一个老人。想到这,心中更加确定疯老人就是神算子,不然的话,寻常老人怎么会跑得这么快。只可惜没有追到他,不然或许能请他算一算爷爷的下落。

弄堂口一位大姨看了看我和瘦猴气喘吁吁,问:“你们俩在追那个疯子?”

“是啊,大姨。”瘦猴应了一句。

“大姨,您知道那个人住在哪儿吗?”我心里仍带着一丝希望。

大姨摆了摆手说:“那个人就是个疯子,整天疯疯癫癫的,见了谁都说祸根,时不时出现在同福里,谁也不知道他住在哪。”

听了大姨这番话,我和瘦猴连忙道谢。

不过,心中仍是有些疑惑,难道老疯子不是神算子?那又是什么人呢?刚刚他说的那句“图谱现,众人亡,邙山之中有阴阳,地狱变相往生长”又是什么意思呢?

瘦猴喘了一会儿气,问:“还继续找那个老疯子不?”

我想了想,说:“算了,可能真的只是个疯子。”

瘦猴过来搂住我的肩膀,安慰说:“我觉得也是,疯疯癫癫的,哪像什么神算子。”

话虽如此,但我总觉得那个老疯子不一般,寻常老人哪有跑这么快的?

不过,事已至此,只好和瘦猴驱车回家。

赶到家里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又尝试拨打爷爷的手机仍是关机。

瘦猴见我情绪不高,主动留下来陪我,点了一些外卖又要了两箱啤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俩都有了醉意,我觉得头昏昏沉沉,瘦猴走起路来也晃晃悠悠。

我拍了拍他,指着爷爷的卧室说:“你今晚就在这睡吧,别回去了。”

瘦猴笑着说:“老子拿你当兄弟,你却想睡老子?”

“去你妹的!”我笑骂他一句转身进了卧室。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我心理作用,总觉得被子上还残留着席韵诗身上的香味儿,就好像她就躺在我身边一样。心里幻想着和她在床上翻云覆雨,渐渐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卷帘门又传来一阵轻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拍打。

朦胧间,声音渐渐变大,最后变成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瞬间,我从睡梦中惊醒,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爬遍全身。

房间里漆黑一片,我屏住呼吸,侧耳细听。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

果然不是做梦!外面的的确确什么东西在敲门,而且敲门的频率没有变化。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外面是人在敲门,没有人应答,敲门的人一般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快敲门频率,毕竟人的耐心是有限的。可现在敲门的频率没有变化,机械一般重复。

莫非敲门的不是人?想到这,我打开灯,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间刚过零点。昨晚似乎也是这个时候遇到了鬼压床,难道说我中了鬼劫?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