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柳色如秋

更新时间:2019-05-05 11:36:12

柳色如秋 已完结

柳色如秋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明长卿 分类:历史 主角:秋澜柳璃墨

完整版小说《柳色如秋》由明长卿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主角秋澜柳璃墨,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是武林侠女,剑胆琴心,武艺高强。一个是宰相之女,温婉如玉,外柔内刚。当秋女侠救下柳小姐,柳璃墨:“秋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随我到府上...”秋澜:“这...这怎么好意思呢,举手之劳而已,柳小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色如秋 柳色如秋第四章楼家姐妹 免费试读

祈歆郡主闺名楼倾城,她的妹妹祈敏郡主叫楼孤雨。她们的父亲楼敬本是劳苦功高的大将军,因战功位极人臣,颇得女皇的青睐。后因保护刚刚登基的现任皇帝武三思,被刺客杀害身亡,皇帝感其忠烈,追赠为靖王,封其遗孤为祈歆、祈敏郡主,安置于楼府。

传言楼孤雨在一场变故中受到惊吓,魂体不安,身体状况堪忧,后遇世外高人净言仙子,随其离开长安上山修行,一去将近十年。

大将军楼敬在世时,时任兵部侍郎的柳章和他志同道合,两家来往甚密,柳璃墨自幼与楼氏姐妹交好,情同手足,在楼孤雨离开后还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如今虽然将近十年未见,心中的情谊也没有消减半分,此时乍然听见她回来了,真是又惊又喜,一路小跑着往厅堂迎去。

刚刚走出垂花门,在游廊处迎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两个女子一个穿着水蓝色宫装,头上绾着飞仙髻,莲步轻移中姿态妍丽,步履婀娜,气质出尘优雅又不失高贵;另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小的女子着鹅黄色宫装,绾着同样的发式,却显得别样的清丽灵动。两人五官之中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都是花容月色之貌,气质却不尽相同,一个成熟妩媚,一个娇俏清灵。

柳璃墨眼一下子亮了,几步跑到年纪稍小的那名女子面前,颤抖着握住她的手,眼眶儿泛起水气,激动地问:“阿雨,果真是你么?八年多不见,你可终于舍得回来看看我了!”虽说女大十八变,楼孤雨的相貌倒没有太大改变,她自小便是玲珑剔透的精致人儿,现在长开了,柳璃墨一眼就可认出她来。

楼孤雨也很激动,怯怯地含着泪眼瞅着她的墨姐姐,仍是小时候乖巧的小妹妹模样:“墨姐姐,是阿雨回来了,阿雨很是想念你和姐姐。”

楼倾城在一旁静静看她们相互倾诉思念之情,眼里蓄满温柔。

“好了好了。”眼看她们就要梨花带雨的了,她赶紧出言相劝,“团聚了是喜事,你们莫要哭上了,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让旁人看了笑话可不好。”

柳璃墨和楼孤雨相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楼孤雨突然想到了什么,紧紧抓着她的手,急切:“一早就听说墨姐姐昨晚遇到刺客了,没有伤到哪里吧?天杀的,哪个坏心眼的要害我墨姐姐,让我知道了定不饶他!”

柳璃墨拍拍她的手背宽慰她:“不碍事的,我这不好好的么?我的好妹妹,你还是郡主呢,一个女孩子家家喊打喊杀,也不怕你姐姐笑话。”

楼孤雨悄悄瞄了自己姐姐一眼,颇有些羞涩,倒是不说话了。

楼倾城眼里含笑,纤纤素手往她头上抚摸几下,道:“雨儿在外面呆的久了,不受这些规矩束缚也好,只是如今回来,在外头还是要注意些,莫让有些人嚼了舌根才好。”

“我知道了,姐姐。”楼孤雨觉得心里头有些发热。八年未见,虽然经常书信往来,但她还是怕和姐姐的感情会变淡,怕自己在外面变得粗野,姐姐会不再喜欢她,怕姐妹间会变得生分。特别是回来之后,她发现长安城的一切都变了,不再是自己小时候熟悉的样子,到处都陌生得让她害怕。就连她的姐姐,也感觉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姐姐一再在书信里说让自己安心呆在山上,不必急着回来,但是她想念姐姐了,觉得自己离家够久了,于是偷偷跑了回来。她不知道姐姐有没有生气,心里忐忑得很,担心一个举止不当会惹怒了她。现在听她这么说,显然是和小时候一样维护宠爱自己的,一颗心顿时落下来,温暖得想哭。

楼倾城并不知道她的这些心思,只是单纯地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的雨儿就很好了,她只这一个妹妹,自然是希望她开心就好,不必要用府里宫里的规矩要求她什么。

“阿墨,柳伯伯说是一位武艺高强的女侠救了你?以你自身的力量,竟然不能脱险么?”

面对楼倾城的疑问,柳璃墨心虚地垂下了头,竟无言以对。

楼倾城叹息一声,了然道:“果然如此。”想了想,又道:“听说那位女侠还跟雨儿的师姐同名同姓,雨儿早就嚷嚷着要见见了,说是她姐肯返回长安,稀奇得很。”

柳璃墨着实惊讶了一番,看到楼孤雨渴望的眼神,没有任何犹豫道:“那定要见见了,她就住在阿城你的汲安楼里。”

“那院子挺好的,我喜欢得紧呢。不过雨儿回来了,我往你这儿跑的机会少了些,有人住着陪你极好。”

柳璃墨眼波流转,故作哀怨道:“阿城你重妹轻友,这么快就把我丢到一边了,真真让我心寒。”

楼孤雨以为她不开心,忙道:“墨姐姐,你不要怪姐姐,是阿雨给姐姐带来麻烦了,我们日后会时常过来陪你的。”

身后的叁鹤在心里为她抹了一把同情的泪水:可怜的祈敏郡主,小姐看似无害,心里可黑着呢,往后可少不了这般消遣!

楼倾城自是熟知柳璃墨的性格,无奈笑道:“雨儿,你墨姐姐心比金坚,哪会眼巴巴瞅着我的陪伴了,她逗你玩呢。”

楼孤雨释然,心下却想:墨姐姐也变了!变坏了!

几人说话间往内院走去,不多时就到了住居的地方。

楼孤雨远远地就看见了树下石台边坐着的秋澜,于是不顾许多,惊喜地扑过去:“姐!果然是你,我还以为你已经回景言山了。”

秋澜回头温柔地望着她,轻声笑了笑:“阿雨。”

楼倾城在楼孤雨身后走来,与秋澜打了个照面。两人身形相近,彼此暗暗打量了一番,眼中均闪过一抹赞赏。

楼倾城美艳的眉眼如水波般漾开,露出个精致的笑容来:“雨儿自幼离家,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没有尽到看护她的,这么多年,多亏秋姑照顾了,倾城在此谢过。”

“郡主严重了。”秋澜客气道:“阿雨也是我的师妹,照顾她是我的分内之事。”

楼孤雨在一旁嘟嘟嘴,小声道:“姐姐和姐好酸啊,说话皱巴巴的,一点也不畅快。”谢来谢去的,听得她浑身不舒服。

楼倾城眼眸一转,好笑道:“雨儿定是嫌我碍着你和师姐亲近了,好罢,我与阿墨到旁去说话。”说着拉过柳璃墨坐到另一边的石椅上,看样子真的有事要说。

柳璃墨带着歉意朝秋澜望去,看见对方微微点头,心中不由松了一些。

“阿墨。”楼倾城的语气有些严肃,“你可知方才我在大堂看见谁了?”

“嗯?”

“是赵尤。他一早就跑到了相府,硬缠着宰相要约你去踏春,要不是看见我们来了,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呢。”

柳璃墨心下一惊。

赵尤是当朝大将军赵密的独子。赵密很得武三思宠信,手握重权,在朝堂上向来和柳相意见相左水火不容,私下也是互不待见。他的独子赵尤不学无术,为人风流好色,却极度迷恋柳相的独女,时常找借口纠缠骚扰柳璃墨,楼倾城自然烦他,两人总是少不了针锋相对。

对于赵尤这个人,柳璃墨是极度厌恶的,当下脸色都变了,道:“他可真是烦人得紧,这天气还寒凉着呢,踏甚么春呀,分明是不安好心。”

楼倾城眸光沉沉,媚丽的眼角寒意一凝,道:“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你遇刺了他眼巴巴跑过来,定是知道些内情的,说不定这事跟他家脱不了干系。”

两人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些,眼看时辰差不多了,楼倾城便向柳璃墨道别:“雨儿昨日回来,今日须得进宫面圣了,我们姐妹俩先走一步。”柳璃墨了然,笑着道了别。

楼孤雨走之前眼巴巴瞅着秋澜道:“姐,你莫要着急跑了,要等我回来啊!”

楼倾城拉着她的手往外走,笑道:“好了雨儿,有你墨姐姐在,你师姐跑不了的。”楼孤雨这才放心跟她走了。

这次刺杀事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毕竟几十条人命,还是在长安城内引起了一阵骚动。楼家姐妹等一群人刚走,柳丞相就差人来吩咐柳璃墨这几天先待在府里,莫要出门。柳璃墨问:“那赵尤呢?被爹爹打发走了么?”“回小姐的话,赵公子已经走了。”

“嗯,你下去吧。”

传话的人下去了,院子里只剩了柳璃墨秋澜以及叁鹤。柳璃墨对秋澜歉意一笑:“秋姑娘,失礼了。本想带你去城内转转略尽地主之谊,却不想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秋澜自是明白柳丞相的用意,宽慰道:“我本身就不爱热闹,能够在府内静享也是欢喜,何况还有柳小姐这般天仙样的人儿相伴,自是不寂寥的。”

柳璃墨被她夸得俏脸微红,不好意思回道:“秋姑娘才是仙子下凡,卓绝身姿可教天地失色。”身后的叁鹤闻言抖了抖身子,努力充当透明人。

两人这般互夸着颇觉好笑,对视一眼忍俊不禁。秋澜道:“我们就不要这样生分了,什么小姐姑怪别扭,你我年纪相当,我唤你璃墨,你唤我秋澜可好?”

柳璃墨不自觉微微嘟嘴道:“不好...哪能我喊你全名的,恐失了礼数。”秋澜想想也是,她们不在意就算了,若是柳丞相听了怕是要怪罪璃墨无礼。

“那这样好了,秋澜是师父给我起的姓名,我还有个字叫咫凉,没几个人知道的,你可以唤我的字。”

“咫凉...”柳璃墨喃喃念了一遍,尔后扬起一个开怀的笑容,叫道:“咫凉。”

软软的呼唤入耳,秋澜的心莫名微微晃了一下。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