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梨花又开放

更新时间:2019-05-05 13:55:17

梨花又开放 连载中

梨花又开放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又见桃花鱼 分类:历史 主角:庆王容骅韩祺

庆王容骅韩祺是《梨花又开放》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又见桃花鱼,小说主要的讲的是:庆王年少时救了个小屁孩儿,本来想到县城找个富户代养,结果捡起来就没放下,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了,糊里糊涂的被人欺负了去。柿可忍,叔不可忍。自己千辛万苦带大的小包子自己还没尝呢,怎么能被别人捷足先登......展开

本书标签: 百合小说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梨花又开放 梨花又开放第 14 章 免费试读

“袭击来得很快,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的就来了。护卫拼死抵抗,小宣,我看到他挨了刀,他把我丢上一匹马,要送出我。但我听到他又吼一声:冯九你干什么?就再没听到他说话。我就摔到在地,马让人捅死了。。。”

“那天雨好大,我时常的,但也会清醒,他们不知道。于是我知道,你的大舅兄,他在,他们并没打算让我活着,所以没刻意瞒着。。我不怕死,但他们。。。”他哇哇的大哭。哭得嗓子沙哑,痛彻心扉。

揪着他的衣服,开始是嚎啕大哭最后变成呜咽,就如同旷野地暴雨中的小鸟,淋毛,飞不回窝。

王爷就傻傻的抱着他,轻轻的抚着他。

他断断续续的说“那天,下了好大的雨,雷打的好大。他们喝酒喝多了,我那屋子进了水,我把椅子放在桌子上,从窗户爬出来,右腿使不上劲儿,眼睛也看不清。院子里都是水,没有人。我扒着墙头,从上面掉下来。外面是条涨满了水的河,我跳了进去。我觉得那样我就会死了,我想死。可是后来再醒来,就是就是在辆马车上了。我看了看,不是那些人,放心了,又昏了。等到了他家,一个大夫给我清理伤口,割掉腐肉,用针缝,疼得我一次次的死过去。后来我算是清醒了,我不要活的,我害怕,这么多年,都害怕。我不要活,我好痛,好累。那些人,他们好狠啊,我每天都是在受罪啊,你不要伤心,只有死了,我才能解脱。我要死了。你帮我带儿子。”

他累极了,哭说完话,就晕了过去。

王爷轻轻把他放平,盖好,走出来。

比起前几天,他的愤怒,疑惑,心疼,滔天的恨意。

现在,他却是平静了许多。

老汪回来,问不问,都是那么回事了。

接下来要办的,是如何雪耻复仇。

中午药煮好了,王爷轻轻把他唤醒,喂了他药。问他想不想吃些什么。

他摇摇头。

这个时候一个护卫匆匆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你喝完药,歇半个时辰,咱们吃午饭。别动,你要是不睡,我就把你儿子带过来陪你一会儿。”

“把儿子带过来吧。”

王爷去了前厅,有一个人焦急的在屋里打着转儿,正是老汪。

老汪一看几个人拥着一个人进来,那气势,那穿着,吓得他心狂跳,不由一下子扑通跪下了。

“见过大人。。”

李迁说“你就是老汪?起来吧。我们爷,有些话要问你。”

汪小心的站在一边儿“不知大人要问什么。”

“汪奇。”

老汪愣了一下,“他?他不是病了吗?”过了这么多年,汪奇已经在他家生活了十多年了,他都已经忘记他了的过去。

他把他当成家人,儿子,孙子的爹了。

刚一回来,就有人来告诉他,汪奇病了,他匆匆赶来,心急如焚。

“你是怎么捡到他的?凡是他的一切,都说说。“中间那位大人声音低沉。

柳成羡说“我们了解到了一些事,现在,来问你。把知道的都说了,你救了汪奇一命,也算是给你自己积了造化。所以,不用害怕,慢慢说。但是,你也别瞎编,要是说假话,可别怪我们翻脸无情。”

老汪脑子蒙了一阵,才起起来,自家这个人,是有的,过了这么多年,都忘记了“大人,您是他,是他。。”

“家人!”中间那个人回答。

老汪手足无措的看了看他们,“他,他是我捡来的。。他!”他突然站起来扑通一下又跪倒。

“大人,小人捡到他,从来都把他当自己家人对待,从没对不起过他,现在他是小的女婿,又给汪家留了后,他就是小的家人啊!还有我的孙儿汪星,可别带走他们啊!他们是小人的命啊。您就看在我曾经救过他,别让我们分开。”一边说一边磕头一边哭。

王爷眉头一皱就要发火。

李迁赶紧上前把他拉起来低声说“你别胡说!他是我们爷的家人,你算什么东西?想清楚该怎么说话!不然谁也救不了你。别这么大哭大闹的,到时你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老老实实的说。”

把他拎起来又倒了杯茶,“来喝水,慢点说,时间长了慢慢回忆,但别编故事,实话实说。从头讲。”

老汪怕的要命,到底不敢再哭,偷眼看看中间那位,也只看到衣摆,只看到贵重的料子上,绣着精美的云纹。他不敢再往上看,又沉默了会。

才慢慢的说“那年,小人去京城,帮人家跑趟买卖,说好了是给五两银子。到了那边事情很顺利,就往回走,走到京州,那儿有几条大河小溪汇合,那几天,下了大雨,有的地方淹了,路不通,河里涨水,船也没放行。小的没事儿,在码头上喝酒。小的家里,只有一个女儿,所以急着回来,守着码头,打算一通船就回家。”

原来已经忘记了的事,现在一回忆,那个场景就鲜活的跳出脑子。

那天的阳光,四处湿辘辘,码头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突然码头上吵吵嚷嚷,小人去瞧热闹。那些日子,河里有好几个死尸,都是从上游冲下来的。听旁边人议论,说这个人还没死,但身上好多伤,多半也活不了。小人去瞧了瞧,地上一摊,都不形了,有血有污渍,有人说,也许是逃奴,又有人说人见过穿这么好的逃奴吗?只是衣服都破了,还被血污了,可惜了料子。有人说是大家公子,被仇人害了。还有人说可能是小馆,被家里主母害了。”

王爷听到这个,脸色通红。

无关旁人都能想到的,我怎么就这么蠢?!

“小没当回事,反正无聊,就还在那里看。有人用脚拨弄着他,右腿肿得老粗,手也肿的,突然他的脸转了过来,脸也肿得看不清模样,但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点像我家女儿。二岁的时侯,她得了症,病重时,就是那副样子。小人突然心想,这个人,要是能活着,肯定无处可去。要不然弄回去,给女儿当伴吧?”

“小人,年青时狂浪,败了家。老婆跟着我,也没享过福,最后为了女儿病,着急生气的走了。留小人一个大男人带个女儿,又无恒产,日子实在是难过。女儿自小就懂事,七八岁就能拖着病腿做家务,都是她在照顾小人。。小人,实实的对不起她。等她大了,也找不到人家,只有家里有疯傻儿子的,想要她当媳妇,但我哪里舍得?小人家又不富,找不到人上门入赘,她那么好看,那么懂事,那么能干,要不是我这个爹,她何至于到这步?当时就盘算着,这个人,恐怕是被人害的,小的要是救了他,他会承我的情,留下来照顾女儿,将来小人走了,他们两个人,也能相依为命。趁小人还能干,置办点产业,总比买个奴才好。于是就上前去翻找他的东西,周围的人还笑我,找银子哪,要是有早沉江里了。小人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就掏出点银子,托酒馆老板给寻个大夫,把身上的伤先上点药。大夫来看了,直摇头,说这个救不得了。发着高烧,发着炎,肺里进了脏水,估计治不好。小人坚持说没事,就先把伤口上些药,包一下,先简单弄一下,回头我带他回家,再治。大夫把表面上的伤给清理了下,手,都是臭的。有的伤和衣服沾在一起,就简单清理包扎了一下,腿给正了正,打了个板子,我把他外面的湿衣服脱下来,换上我随身带的,正好下午通了船,就带他回来了。到了家,给找了大夫,大夫是个好人,对我家很好。在家住了七八天,才把汪奇给救过来。都没要我的银子,但光药费,就把我家给耗空了。我那女儿,又听话又懂事,他进得家来,女儿毫不嫌弃,就给他喂药喂汤,洗衣,一点也不怕脏不怕累。我私下与女儿说,这是爹给你找的伴,爹要是将来不在了,有人陪你。。。”他眼泪成串的下落。又袖子擦擦。

“后来他人醒过来,却不愿意活,好说歹说都不听,也不说话,就闭着眼等死。刚把人救过来,没两天就又要完,我女儿急的要命,偷偷的哭,我一下子急眼了,把刀架在女儿脖子上,立刻就出了道子血痕,说他要是不活了,我银子也没了,家也毁了,就把女儿杀了,自己也不活了。那孩子,不忍心,哭了。我又与他说,把他拖回来,又治病,欠了我的一百两银子,就在我家做事,干五年活,五年到后,随他走留,他同意了,才开始吃饭吃药。我问他,想不想跟家人,他摇摇头。等他能下地,能帮忙家里干活了,我才发现,他,他根本什么也不会,连自己的衣服都穿不好。他很沉默,一天天的也说不了一句两句。家里的事,也一点不会。想帮着女儿干活,又不知道该怎么干,往往是帮倒忙,但我女儿却乐得什么似的,一天天的,听着她银铃似的笑声,我晚上回到家,女儿总是眉飞色舞的说他的糗事,脸笑得跟花朵一样。大人您是没瞧见过她,我那女儿,长得别提多好看了。两只眼睛,跟泉水一样干净。自她懂事,从来没看到她这么快活。我真的感觉,我做了一件此生最正确的事。我在外面瞎跑着赚钱,他在家陪女儿。我也没着急,等赚了银子,让我家的一个远亲,在衙门里给报个了户。想着,他会读书写字,等有了银子,把前面的两间房子修修,让他教小孩上课,也能收入点。”

他打开话匣子,说的非常顺畅,想起自己那个苦命又美丽的女儿,女儿临去时,看着自己笑,她是那么满足,因为给自己留了后,那个傻姑娘。怎么这么傻呢?

“接下来这两年,是我父女俩最开心的时候。奇儿虽然沉默,但他温和,人又安静,对我对我女儿,都很好。家里不富裕,吃的差,我想着,他原来的日子肯定是好的,不知道他能不能过得习惯。但他从不挑剔,有什么吃什么,有什么穿什么。有时帮着抄抄经,帮邻居读个信,写写信赚点小钱。我看我女儿,真是从心里喜欢他,就跟他商量,能不能俩个人成个亲,做个保障,以后等我没了,能照顾她。他不愿意,说不成亲,也会一辈子照顾她。我又说了好多的话,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哄骗,最后他同意了。本来,这样过的好好的,可我那个丫头。。。不知道怎么了,非要生孩子,瞒着他跟我商量,我怎么说都不听,疯魔一样。但我当初跟汪奇说的,只是个名义成亲,这要圆房要孩子,我真说不出口。但被女儿磨的,也没办法,就去找大夫要药,大夫并不赞同,一个是这样对汪奇,太过**他。再一个,我女儿也请产婆瞧过,恐怕难生子。但是我那女儿,说什么都不听,从小到大,没见过她那么拧。我被逼的受不住,又觉得女儿一生,是我所累。她就这么一件事求我,无论如何,也要帮她完成这个心愿。就细细的安排了,汪奇在酒醉中,与女儿圆了房。”

王爷这么半天,脸色就没好过,听到这个,更不由得想一掌劈死他。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