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天下美人谋

更新时间:2019-05-05 20:09:45

天下美人谋 已完结

天下美人谋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春风没 分类:历史 主角:赫连岽风轻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下美人谋》是春风没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赫连岽风轻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爱的希翼下活着,也在爱的打击下殒命。悬崖一跳,她和他此生再无瓜葛,如有来生,她惟愿不再相遇。但,哪有什么来生,此生也不会就这样完结。地狱门前打转,睁开眼的那一刻她告诉自己,余生,只为复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下美人谋 天下美人谋第17章 免费试读

“阿七。”韩明飞拿着一支簪子,笑吟吟地跑到风轻染身边。

“怎么了?”怔楞的视线收回,看着在眼前晃悠的人。

“好看吗?”晃晃手里的簪子,看着那寡淡的眼神,脸上不免有失望之色。可韩明飞是谁,这样被浇冷水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当下将簪子插在风轻染束起的发髻上,啧啧道,“果然,我的眼光是不会差的。”他眼光怎样风轻染懒得管,在那人喜吟吟的目光下摘下发簪冷冷的转身。

“阿七,我们这是要去哪?”

“找人。”简洁明了的两个字,韩明飞还想再问,但那张漠然的脸让他欲说的话吞咽入腹。七拐八拐,终于在一处小巷子里停下。

“阿七,你确定是这里?”不是他怀疑,实在是这地方让人有些心颤。谁能想到在这繁华的城都中,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地方。破衣烂衫,一个个人由于饥饿病态地躺在地上。双目呆滞,看着他们,枯槁的手颤抖而出。

“怕的话可以留下。”说话的人面无表情的跃过一个又一个虚弱的身体,那双冷淡的眸子此刻依旧一片漠然。那阳光下挺直的腰杆,那微凉的声音,韩明飞突然有些心疼。风轻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容多想,几个大步跟上那倩丽的身影。

“主子。”欢快的叫声,只见一道娇小的明黄色身影微微低下了头。风轻染点点头,语调不变。“夏姬呢?”

那女孩刚要开口,似嗔似怒的声音伴着微风而来。“哟,我当是谁,敢这般直呼本小姐的名讳,原来是风大小姐。怎么,你没死呀,真是白流了那些眼泪了。”

“你还会哭?”讥讽的笑,看着那缓缓而来的紫色窈窕身影,风轻染扯开了嘴角。

“姐姐的眼泪那也是看谁流的,你就心里偷着乐吧。”说着话已经走到风轻染面前,狭长的丹凤眼细细的打量着她,但很快视线便被她身后的那人吸引了去。□□的身材,英俊的面容,那双含笑的眼睛中荡漾着一片温柔,夏姬心微微拂动,这男子生的好生风流。

风轻染自是看出了这人的春心荡漾,当下主人般向屋内走去,只丢下一句,“韩明飞,夏姬。”如此便算介绍了吧。

夏姬是谁?韩明飞打量着目光含情的媚笑着的女人,原来,这就是江湖有名的媚娘子夏姬,号称战国第一美貌的。本以为是个半老徐娘,没想到倒是一朵娇艳的花。更让他惊讶的是,风轻染竟然认识她?实在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韩明飞?夏姬双眼微眯,原来这就是韩明飞呀,天下第一风流公子,何时竟也做起了那丫头的跟班来了?看来,她失去的这段时间定然是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她可要好好探听一番才可。当下两人见了礼,一并走进屋内。

不大的屋子,一女子黑衣束发,白皙的手执起粗糙的杯盏,一注注清香顺流而出。她便是有这般感染力,那人从容雅致,那份淡然脱俗,不论身处何地,都仿若让人置身高雅之堂。

“此生还能喝泡的茶,实乃万幸。”端起杯子,放在鼻尖细细闻着,“同样一壶茶,在阿染手中倒还真有一股芬芳。”

“过奖。”瞧瞧,任何时候,任何话,都是这副表情。夏姬也明白她的冷,喝下茶,看向她的眸中多了些许认真。“明天,阿染有什么打算。”

“旁人的比试,我就当看场不花钱的戏好了。”

“看戏?阿染,你既然到了这,定然不是只为了看戏。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夏姬定然除死之外任凭吩咐。”这话说得好不大义凛然,奈何,总有人那么不领情。

“你的命本就在我手中。”似笑非笑地抬起头,在某人惊诧的目光下站起身,“走吧,风月楼的桂花糕许久没吃到了,倒还有点想念。”

“这丫头。”愤愤地看着那率先走出的身影,夏姬似嗔似怒道,一袭银色很快跟上。“不管怎么做,他们还是这样。”掀开车帘一角,看着那倒在地上的一个个虚弱的形如枯槁的身躯,夏姬无奈道,“阿染,要不。”

“人生在世,怎么样活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方式。既然想要不堪一生,旁人又何必多加同情。”冷漠的语调,闭着眼的人面无表情道,“我不是救世主,我的善心也不是无限的。既然要死,何必阻拦。”

抓着车帘的手微微颤抖,性感的唇动了动,却终究一句话也没有说。缓缓放下车帘,将那一街惨淡隔于车外。她说得对,对他们,早已仁至义尽。虽说是孤老残弱,但这半年来,风轻染已经给了他们太多活下去的机会,经历生死,不是她的心太过硬冷,只是看的更透彻罢了。这些人,只是无所谓等死的不安分的灵魂,她,不需多管。

“今后这里就撤出来吧。”顿了顿,语调柔了两分,“屋门口的那个孩子带上。”

“屋门口的孩子?”夏姬困惑地皱起了眉,“不是才说不管了吗?怎么转眼间就对一个孩子上心了?”语气中俨然有轻蔑,闭目养神的某人终于在此刻睁开了眼,那冷眸中的精光一刹那间耀亮芳华,却也带着无尽的寒,却偏偏唇边带着似有似无的笑。

“不愿吗?”询问她的意见吗?那小孩,她也注意过几回。在那所偏僻的住所,别人都是三两成群,只有那个小男孩,不论何时见到,都是一个人蹲在墙角,离那屋子最近的地方,却也是不远不近的距离,每次只是静静地打量几眼,再就是老实的待在原地。带上他?她心里是挺乐意的,只是,她这样的笑脸,到让她一时间瘆的慌。

“阿染放心,今晚就让你见到他。”谄媚的笑,风轻染点点头,继续闭上了眼。

“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风月楼。”

韩明飞怔了怔,瞅向那淡然捏着桂花糕的女子,不禁牵扯开嘴角,风轻染,她的秘密还真多。“轻染,这风月楼是你的。”

被点到名的人慢悠悠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复而起身走到窗前。“这几日武林中人似乎多一点。”

“武林大会在即,这些都提前来了。试问,到了风月楼门前,有几人能够移开步伐的。那些平日里满口说教的人不知道这几日往这里塞了多少金银。”不屑的语气,风轻染清冷的眸子转了转,唇边渐渐荡起一抹淡淡的笑,“都到齐了。”

“那人?”顺着风轻染的视线望去,夏姬眉头一敛,随即旋开了笑脸笑脸。“赫连城,没想到呀。”转过头看向眉目清冷的女人,“看来这武林大会越发有趣了。”

“有趣吗?皇上应该没有想到,他看重的不看重的儿子都来参加这一场盛会了吧。明日过后,这天下该是怎样的风云变幻呢?”屋内一时静默下来,韩明飞看着那清丽的侧脸,她脸上的冷漠终于将那眸中的温柔一点点掩去。赫连岽来了,赫连城也来了,阿染,其实这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吧。

“咚咚”突兀的敲门声打破了一室静谧,夏姬警惕地瞅向紧闭的房门,温声,“谁呀。”

“小姐,是我,心儿。那孩子带来了。”

“进来吧。”随着心儿推门的动作,那张有些熟悉的面容在双目中愈发明晰起来。那张坚毅的小脸,坚硬的眼神,和脑海中的某张小脸重合。舌头似乎僵硬了,许久,那冷漠的脸上终于迸发出一抹柔情,温声,“无忧。”

无忧,风无忧,她的可爱的弟弟,那个死在她怀里的孩子。见到这个孩子的第一眼,破衣烂衫,浑身脏兮兮的,浑然看不出样貌,但那双眼睛却让她的心猛地跳动。心中是那么熟悉的感觉,及至此刻,她终于知道那种熟悉感源于何处了。像,真的很像。

无忧?虽没见过,但这个名字倒是听过的,风家小公子风无忧,天性聪颖,深得家姐疼爱。奈何,天妒英才,数月前一场灭门,风无忧与其家姐葬身崖底。风无忧死了,虽然她没有只言片语,但多年相交,她感觉得到她此刻呢喃中的心痛,她明白她此时眼眸中的悲伤。所以,这个孩子,是像无忧了。

“我叫胡烈。”突然开口,明明还是小孩子,却给人一种老气横生的感觉。夏姬很不给脸的笑了出来,走到那孩子面前,眯眯眼,“你叫胡烈?几岁了。”

“十二岁。”

“十二岁?骗谁呢。”不怪夏姬质疑,实在是这小身板也就十岁顶峰。十二岁?笑话。可是,看着孩子那认真凛然的表情,夏姬脸上的笑有些僵。

“男子汉大丈夫,十二岁就十二岁。我不过是终日食不饱腹,营养未跟上,这才没有发育好罢了,哪里来的骗人。”这般义正言辞,夏姬讪讪的闭了嘴,默默地瞅向已经恢复常态的某人。

“可还有亲人。”好吧,真的是她说话的风格,这不是直白的说“你是孤儿”算是顾及到孩子的心情了吧。夏姬这般想着,耳边已传来那简洁明了的一问一答。“没有。”

“想过以后吗?”

“走一步算一步,随遇而安。”

“可曾想过生死。”

“人活一世,死亡的终点早已注定,不需要我多想。”

“是啊,生死注定,可偏偏。”偏偏什么,风轻染没有说,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孩子,清淡的语调,“可愿跟着我。”

“你是谁。”没有直接回答,胡烈警惕地看着向他抛出橄榄枝的人。虽是生活困苦,但如她所言,随遇而安但也不是任性妄为,十二岁的孩子,早已有了独立的思考。

“风轻染。”毫不犹豫,笑着吐出这三个字,风轻染清淡的眸子注视着他,许久,那坚毅的头颅低下,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特有的声音响起,“胡烈参见主子。”风轻染是谁,他这个江湖流儿也是听过她的大名的,所以,跟她,是最好的选择。

“嗯。”点点头,看向某人,“这几和你住在一起,如何。”

“和我?”指了指自己,随后笑道,“行。”点头,韩明飞几步走到胡烈身边,“胡烈,跟着你韩,今后让你不愁吃不愁穿。”

“吃穿无外俗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韩明飞唇角的笑一僵,伸出手,刚要好好教训这孩子一番,却被楼下一阵叫嚷声吸引了注意力。“有好戏看了。”韩明飞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视线随着大厅中那几个翩翩少年郎转来转去。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