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青松媚朝辉

更新时间:2019-05-07 20:54:04

青松媚朝辉 连载中

青松媚朝辉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成唯识 分类:历史 主角:秦修朝杜访松

《青松媚朝辉》是成唯识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角秦修朝杜访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七岁以前,她的意中人是曾用生命护她周全的二师兄,为了嫁给她的盖世英雄,她用尽一切手段,纵使要在他原定的姻缘之中硬插一脚也在所不惜。直到她遇到秦修朝,一切都乱了套,云门石钥一步步将她推入这乱世的纷争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松媚朝辉 青松媚朝辉第25章 免费试读

见马车里亮堂了,她便央着秦修朝继续下棋。一边下棋,一边:“虽说走的官道,不过这天也快黑尽了,赶路诸多不便。晚上可有歇脚的地方?”

秦修朝道:“今晚宿桃安镇的客栈,你且再忍耐半个时辰就到了。”

“敢情好。”

果然不再走多久,便听得莫离勒了马,客栈店小二招呼的声音。

这半日以酒为彩头下棋,两人互有输赢,杜访松盘算了下,竟还赚得一坛,乐得喜上眉梢,笑眯眯的用手指头比了一个“一”秦修朝含笑点头,莫离撩开车帘,杜访松轻快地跳下马。

莫离往后院去安顿马车,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客栈,掌柜的见秦修朝仪容不凡,满身贵气,立马放下算盘上满脸堆笑地上前招呼。

没等多久,饭菜陆续端上桌,杜访松眼睛一亮,正欲开动,手又缩了缩,“莫离呢?”

“你吃罢,他自有安排。”

杜访松点点头,埋首开始吃饭。扒了一碗饭后,她稍觉垫了些底,不意抬头看秦修朝,仍是慢条斯理,吃相极其清贵文雅。再往他身上巡逡了一圈,这坐了一天马车,她已略感乏累,整个人似乎都无形无状了。可是他还是好整以暇,像是坐在溪涧的青苔石块上,刚刚喝完茶抚完琴的样子。她心中一动,越发觉得秦修朝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可不是装腔作势能作得出来的,她的师父,她的师兄,都是江湖人士,但是秦修朝和他们的气息太不一样,如果不是和他动过武,她倒是觉得凭他这一路的做派,还有眼眉间流出的迫势,像极了镶金嵌玉的皇家贵胄。若他是江湖人士,为什么在人多的时候总要遮住半面,难道还怕人认出来?

还有昨天晚上他看的那张地图…这南召国,君临楼,和这秦修朝几者之间可有什么?秦修朝见她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看,挑了挑眉,她被撞破似的一惊,赶紧埋头挟菜吃饭。而后抬头笑笑道:“以前听闻君临楼那么了不得,我可从来没想过有幸能与君临楼的少主同坐一桌吃饭。”

秦修朝不动声色,方才她一脸狐疑之色可不像是有幸的样子。

不一会,她埋头吃饱了饭,放下碗筷,揉揉眼,望向秦修朝,只是浅笑着也不言语。

秦修朝也放下了碗筷,道:“今日行了一路,杜姑娘也劳累了,一会早些休息。”

杜访松点点头,“乏是有些乏了。”

二人起身,叫来店小二带去客房。秦修朝的房间在隔壁,目送她进门后,他也转身进了房。

小镇客栈的房间比起昨天之大德盛自然天差地别,但起码还算干净。杜访松推开窗往外看,外面是客栈自家的院子,他们的马车停放在院子里,马儿在墙角的石槽里吃着草料,再抬头看看天上,一轮要圆不圆的月亮,在没有半点星光的夜空里显得特别的孤清。

立了片刻,她折回去打门,叫了几声店小二。不一会,店小二“蹭蹭蹭”跑到她房前,满脸堆着客气的笑。她道:“拿两壶酒上来。”

店小二一怔,马上又笑道:“得勒,姑娘。我们店里的酒有花雕、杏花春…”

不等小二说完,她打断他,“你捡最好的酒送上来就是,酒钱明日与房钱一起结。”顺手从腰间摸了几个铜板打赏他。

即使只得了零星小钱,小二也乐得满脸生花,乐滋滋地跑去给她拿酒。

没等多会功夫,这小二手脚麻利的一手提了两个酒壶和酒杯,一手提了一壶热水进来,轻手轻脚的把酒壶酒杯放桌上,热水放在墙角,他殷勤道:“姑娘一路辛苦,用点热水洗把脸。”

她又摸了两个铜板给他。小二笑眯眯连声道谢,轻手轻脚地关了门退出去。

提着一壶酒走到窗边,她轻轻一跃,一**斜坐上窗台,一只脚踩在窗台上,一只脚落在屋里这边晃荡着。

仰头就着壶嘴“咕咕”灌了几口酒,她用袖口擦了擦嘴角,抬头望着天上月亮,轻轻叹了一口气。

躲得过白天,却如何躲得过晚上?月光洒了她满头满脸,她只手提着酒壶的手柄在窗外晃来晃去,整个人看上去放浪无形,又透着一股难言的寂寥之感。此月甚好,将满未满,望着心生希望,有一种“明日月更圆”的盼头,却不知她心心念念的那人,今日又在何处?明月若有情,千里寄相思,也替她送去一份牵挂,让那人知道可好?

一闭上眼,那蓝色身影又跑到她眼前飘来飘去,挥之不去。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她听见声响,见隔壁的窗户“吱”的一声被打开,秦修朝向她这边看了看,她也望他一眼,两人无言。

一壶酒很快见底,她跳下窗台,径直往床上一躺,很快便沉沉睡去。

又行四五日,已临近南召国边境。中间途经安西城,秦修朝在此多停留了一日,杜访松也不知他安排什么之后,一路随行的莫离自此不知去向,换了一个高瘦黑脸的汉子来驾车。这汉子名叫沉真,面容寡淡,沉默得像坚石一块,偏又带着点阴冷。杜访松望他一眼,便冷得直想打寒颤,连忙紧了紧衣襟,赶紧跳上马车。

好在驾车技术尚可,再则这辆马车行长路十分舒适妥帖,杜访松并不怎么疲累,一路上与秦修朝对弈下棋,偶尔聊上几句不咸不淡的闲话,时间也很好消遣。

只是她心头那些绕不开的事仍死死盘踞着,哪怕刻意不去想,也不时扰得她心浮气燥。她定定神,眼珠子在秦修朝身上绕了几下,心念一动,笑着先扯些闲话:“听闻君临楼晓天下事,可是真是假?”

“假。”

杜访松奇道:“外界都这么传,我还以为什么事情都躲不过君临楼的耳目。”

秦修朝淡声道:“天下那么多事,哪能件件都包打听。”

“要是存心想要打听的一些事,总还是有办法知道的吧。”

“不错。”

“所以也只有君临楼有这么大本事,能够找到消失已久的饮古剑。”

秦修朝眼眸垂闭,并不接话。

“不知道君临楼是在哪里找到饮古此等稀世神器,又怎么轻易将它送了出去?”其实早在巧珑山庄她对饮古剑就有按捺不住的好奇,早就想打听一二,不过一路与他相处不洽,也不太好开口询问,见这两日稍有缓和,便顺势问了问。

却不想秦修朝淡漠地瞟她一眼,从这一眼中,她瞧出秦少主的不悦,立马见风使舵的打起哈哈来,对饮古剑她只是略感好奇,比起她真正想知道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了,“嘿嘿,其实呢,那些打打杀杀的不祥之器,我实在敬谢不敏,倒是真正有些事儿想向秦公子打听,唉,偏偏我又问不出口。”

寂了一会,秦修朝方接了她的话,“说说看。”

杜访松默了半晌,期期艾艾:“那流云公子尚舟扬,在江湖上可曾有…呃,的传言?”

秦修朝脸上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望着她不语。

杜访松耳根一红,犹豫了一下,可是一想到她所有不堪的恶形恶状都被他瞧见了,索性一咬牙,坦言道:“既然都被秦公子撞破,我也不必遮遮掩掩了。烦请秦公了告知我二师兄的事。”

秦修朝道:“好事将近。”

“这我知。他在江湖上,可曾有其他的红顔知己?”

“这个我倒未曾关心。如果你想知道,我差人打听打听。”

杜访松想了想,“听闻君临楼的价值都不菲,我不知可出得起价。”

秦修朝嗤道:“这算哪门子?江湖传言而已,随便能得一箩筐。”

杜访松确认:“不收钱?”

“难得杜姑娘辛苦这一趟,我君临楼做个顺水人情也是分内之事。放心,分文不取。”

她松了一口气,笑道:“好。那烦请秦公子教人多打听些流云公子的事情,还有那宁姑娘,也一并打听打听。”

秦修朝敲了敲棋子,打量她:“那两人可是好事将近,你难道还存有什么心思?”

杜访松噎住,想了想,避重就轻道:“秦公子可曾娶妻?”

“不曾。”

“可有红颜知己?”

秦修朝浅笑着目若秋波,唇角微微上挑,带着半分邪半分妖,望着她并不答话。

被他这样看着,她感到脸颊发烫,急忙垂下头不敢与他对望,嚅嗫道:“是我唐突了。平日里我总爱看些话本子戏,”她突然想起被秦修朝抢走的《桑娘传》脸更红了,咳了一声接着道:“戏里总是说温柔乡英雄冢,实在精彩,可那毕竟是戏;却不知像秦公子,呃,还有我二师兄这样的少年英雄,是愿意守着一生一世一双人过一辈子,还是愿意美人环绕,娇妻美妾同侍?”

“岂能一概而论?有人愿意娇妻美妾伺候,也有人只愿求得一心人。以杜姑才貌,若要寻个一心人,也并非难事。又何必执意?”

杜访松侧头凝思一会,笑道:“你当我如何?别的不说,我二师兄于有我同门之谊,更有救命之恩,我只盼着他千好万好,他若愿一生一世一双人,我祝他和宁姑娘百年好合,绝不阻拦。”

“倘若他愿享齐人之福呢?”

杜访松轻喟一声,似无限叹息,拈着棋子皱眉道:“这步棋容我想想。”

秦修朝冷笑道:“是要好好想想,这棋若是输了不过两坛子酒的事情,人生大事若是没想好,只怕以后只光顾着拈酸吃醋,哪还有心思喝酒!”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