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娇宠废后

更新时间:2019-05-07 20:54:05

娇宠废后 已完结

娇宠废后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独步幻海 分类:历史 主角:杜祁风沐凝霜

小说主人公是杜祁风沐凝霜的书名叫《娇宠废后》,本小说的作者是独步幻海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自己的爹爹,娘亲,对自己宠爱有加,就连当今太后都给了沐凝霜无上宠爱。可偏偏就是这样好的一副牌,都被她打得稀烂。最后落到了一个在冷宫一尸两命的下场。有幸的以重生。沐凝霜要把那些伤害过,府过她的一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娇宠废后 娇宠废后第二十二章:太子妃出墙 免费试读

青梅酒香,杜祁皓有空便拎上几坛酒去找杜祁睿,偶尔,杜祁皓也会问一些朝堂之事,杜祁睿勉强说几句,便不再说了。

这日,杜祁皓刚回宫,手里还拎着一坛青梅酒,正好在御花园被武承帝碰见了“太子拎的是什么啊?”

“今日去看望二弟,这是我与二弟一起煮的青梅酒,父皇可要尝尝?”杜祁皓说着将酒坛奉上。武承帝点点头,一旁的魏公公忙接下酒。

“你二弟近日都在做什么,可有怨恨父皇不公啊?”武承帝漫不经心的。

“二弟近日醉心田园,前日婉妃送给皇祖母的五色月季便是出自皇兄之手,这青梅酒所用的梅子也都是在二弟的闲云阁现摘的。”杜祁皓跟在武承帝身后,不紧不慢的禀道。

“如此便好,太子马上就要大婚了,也该收收心了,你母后还在等你,你且先去吧。”武承帝淡淡道,叫人听不出喜恶。

闻言,杜祁皓便辞了武承帝朝瑞华宫走去。

五月,春末夏初,北梁的使者来了。一见武承帝便夸武承帝虎父无犬子,二皇子才略过人,希望今年的通商签约还是和二皇子一起探讨。

在“石板预言”案中,本就没有实证证明此事是由主使的,武承帝不过是因着心中的猜忌才找借口定了他的罪。近来观竟是起了淡薄官场之意,如今,北梁使臣来,他倒不如就坡下马,放出来,毕竟,他杜辰岚可不是真想培养个种田的儿子。

是以,北梁使者到的当天下午,杜祁睿便被解禁,恢复了皇子身份。

六月十八,是太子殿下的大婚之日。牛角喜灯在前,乐师奏乐,太子杜祁皓一身红衣骑一匹枣红色汗血宝马。而后二皇子杜祁睿,四皇子杜祁文为迎亲客紧随其后。喜婆,婚轿,及迎亲的嬷嬷,宫女,护卫的羽林军浩浩荡荡的队伍恨不得从北门排到东门,沿途的商铺皆歇业,百姓们好奇的涌上街头观礼。

武国公府,三次催妆之后,纪名轩方才背着妹妹纪月芙出了月华阁送上了花轿。一路吹吹打打喜庆气派,又热闹。

拜完堂,纪月芙端坐在床上,从心里激动等到困的直打瞌睡,终于等来了新郎。杜祁睿扶着喝的醉熏熏的太子殿下进了门,杜祁皓闭着眼,不赖烦的挥手便赶嬷嬷婢女们出去,水秀姑执意看着二人喝了合卺酒才放心的离去。

纪月芙眼看着杜祁睿要走,忙低声叫住他:“贤王殿下,可否与月芙一起将太子殿下扶,月芙一人扶不住。”

杜祁睿回头一看:但见佳人双目含泪,要落不落,大红的喜袍更是被醉的神智不醒的杜祁皓扯的要掉。

“哪里有什么贤王殿下,在下,不过是区区二皇子罢了。”说罢微微一笑,上前扶住了杜祁皓的另一侧,大大的减轻了纪月芙这边的压力,她抬头感激一笑:“在月芙心里,殿下永远都是贤王殿下。”

闻言,杜祁睿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盯着她的眼睛,笑得意味深长:“月芙很美....”

她一时羞的满面红云:自小她便想着能够嫁与贤王为妻,哪知天意弄人:她被指给太子殿下,他被指给了瑞安郡主...原来,他也是欣赏她的吗?越想越乱,愣不防被裙摆绊倒.杜祁睿忙放下杜祁皓,转而来扶她.

看着杜祁皓躺在地上也睡得香甜,他心一狠,便大着胆子上前抱起纪月芙,她惊得忍不住想要尖叫.他低头吻住她的唇,放肆的攻城略地,未经人事的纪月芙哪里经的住他这般火热的攻势,不过几个吻,她便虚软的不能自抑.娇弱的承接着他的温柔.见此,他邪魅一笑,将她压在床上,探入她的喜袍内解下她的小肚兜。

他修长的指捏着细细的肚兜带子,看着她娇颜温柔的笑道:“芙儿的绣工很好....”

纪月芙闻言,羞的恨不能一头撞死.杜祁睿含笑低头吻住她的唇,探入她的长裙,惹得她浑身战栗,他轻轻的抚慰她,趁她放松下来,垫上纯白的元帕,压着她埋入其中.撕裂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尖叫,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含笑看着她的眼,摇摇头,纪月芙会意咬着被子隐忍着。如此,一连折腾了两次才罢休.

**过后,看到地上还睡得正香的杜祁皓,纪月芙才猛的回过神来,一时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杜祁睿斯条慢理的抽出锦被下的元帕递到她眼前,温柔一笑:“有我在,别怕....”说罢,便套了身宫女的衣服下床将杜祁皓抗,塞进了被子.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在她耳边低语道:“别怕,我以后会常来看你的。”

趁着夜色,杜祁睿顺着熟悉的小道,一直溜进了彰秀宫。婉妃见了,吓了一挑。忙将他带入密室。好在最近皇上迷上了新进宫的兰贵人,极少到彰秀宫来,否则,杜祁睿就直接撞在枪口上了。婉妃只要一想到此处,便吓得心惊肉跳。

昏暗的密室中,婉妃看着杜祁睿,气得柳眉倒竖,银牙咬碎:“你怎可做出这种事来?一旦东窗事发,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杜祁睿不紧不慢的坐下,看着怒不可揭的婉妃,压低声音,冷冷一笑:“富贵险中求,武国公府执掌兵部,手握重兵。之前我们有辅国公府与永宁公主府相助自是不惧。而今,儿子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好棋了,若是还不布上一两颗,这盘夺嫡的棋,儿子该如何下?”

婉妃微微一愣:那个位置她又何尝不想,只是太过凶险,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快要磨灭她的斗志。而今,听他如此一说,张月婉顿觉斗志昂扬:“若是太子妃真的能够做我们的底牌,那个位置当真是十拿九稳了。”想到此处,她就觉得心里畅快极了:季雅妍,你也有今天!

“母妃切莫与芙儿单独,若是引起孝娴皇后与太子的怀疑,倒霉的不光是芙儿,我们母子恐也要彻底玩完。”杜祁睿不放心的嘱咐道。

婉妃低低的笑道:“母妃省的,都听我儿的。”

话说那喝酒喝断了片的太子殿下,一觉睡到天微亮方醒。纪氏到底有几分心虚,倚靠着他娇嗔道:“殿下,你昨晚把我这儿弄疼了….”说罢,双目含泪,委屈极了.杜祁皓直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哪里经得起她如此撩拨,自是心痒难耐的楼着她好好宠爱一番.

直到都烙上的他的印记,季氏方才将提到嗓子眼的心给归了位.

芳华阁中,沐凝霜正在院中练剑,想起竹青手抖的提着长剑赶纪月蓉和那黄衣婢女的情行,她又是感动又是心酸.若不是她这主子太废材,竹青又何至于如此.趁着天还早,沐凝霜打算去“鱼米粮庄”去看看。刚准备出门,江枫便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悄声禀道:“二皇子夜宿宫中,在太子府只见入,不见出。”

“有进,必然有出?难道太子的太华殿与婉妃的彰秀宫之间有密道吗?”她在脑海中搜寻的一遍,愣是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至于这密道,她更是没有任何印象。前世没有密道,今世,太华殿与彰秀宫之间也没有任何往来,修密道是不可能的。既然,不是密道,那就只能是外出了:“入夜后,太华殿可有什么奇怪的人外出?”

江铃努力回想的一下,突然想到:“郡主,属下想起来,三更左右,有个高个的宫女出了太华殿,莫非….”

“想来,那个高个子的宫女,就是二皇子无疑。”想着前世,太子英年早逝,根本没能等到大婚娶妃。而纪月芙在他登基的第二年便被选入宫,后来一步步做到四妃之一。说来,杜祁睿之所以敢如此名目张胆的过河拆桥,剪除辅国公府与永宁公主府,也不过是仗着有武国公府支持罢了。原以为,太子的命运改写,杜祁睿与季月芙之间不会再有什么瓜葛,不过是因着心里不放心,才让江枫留意一下,没想到他们居然又牵扯到一起了。

“继续监视太子妃,注意她的动静,记住,切不可莽撞行事,打草惊蛇。”沐凝霜嘱咐道。

江枫听罢,领命退下。

那会儿,她不过是因着好奇,想去“鱼米粮庄”去看看,如今,倒是不得不去了。

傍晚,三人乔装改扮一番,她领着竹青,竹湘出了门。每家“鱼米粮庄”门口都有一面墨色的鲤鱼旗标,好认的狠。

三人进入铺中,只见几个年轻的伙计正在整理粮袋,细细的将敞开的米袋内的米堆成一个小小的尖塔状。掌柜的低头打着算盘,想是要盘账了。

听着脚步声,掌柜的抬头瞅了瞅他们,咧嘴一笑:“几位公子,看看想要采购些什么米。济县的珍珠香米,黄州的细梗米,黎州的黑米,胭脂米,北煌的小米,高粱米,公子您想的到想不到的米,咱们鱼米粮庄都有。”

瞧瞧着,不亏是掌柜的,那话说叫一个溜啊,听的竹湘都自愧不如,竹青看了竹湘一眼,心道:你可算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了吧。

沐凝霜看着掌柜的和气一笑:“在下是来买鱼,非是买米。”说罢晃了晃手中的墨鱼佩。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