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百音寂

更新时间:2019-05-08 20:36:35

百音寂 已完结

百音寂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大了个萱 分类:历史 主角:九阙喻殊

新书推荐,《百音寂》是大了个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主角九阙喻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在血刃刀锋之上行走了十年后,回过头才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但凡皮肉之伤,即便是累及性命,比之某个容色妖冶的姑娘在他心尖划得那一刀,也决计算不得难熬。真的很难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音寂 百音寂第四章 折花 免费试读

次日,九阙难得好兴致地起了个大早,去喻殊的殿前折梅花。

重重楼阙前,点点寒梅在一片素白的背景下尽显娇娆,九阙远远便选中了一棵开得最好的梅树,走到近前,微微一怔,又扑哧一声笑出来。

有人在树下放了个躺椅,躺椅上放着又软又厚的貂裘,九阙上前一翻,貂裘下头还有个羊毛软垫,软垫上还有个御寒的紫金手炉,摸着还有点余温,她在心中啧啧叹了一声,百音阁阁主真是有病,大冬天的,居然还想装备齐全地躺在树底下。

九阙本想将貂裘盖回去,口中却喃喃念道:“真的不冷吗?”手中的动作也就这么停住了,变成了相反的方向—

她把貂裘掀开,捧起手炉,自个儿躺上去了。

并不暖和。

她心生嫌弃,想要起身,却突然感觉有人近了身,她知道是谁,但乐得装作不知道,抬腿便蹬出一脚。

喻殊避开她这一脚,俯下身来,准确无误地扣住了九阙的脚踝,动作干净利落。

他垂眸看她,眸光微沉,“鸠占鹊巢?”

“你这鹊巢一点都不舒服。”九阙又蹬了蹬腿,“松手,我把它还你。”

喻殊捏在九阙脚踝上的手微微用力,就势探入裙摆里。他向前走的时候,修长有力的手指便沿着她腿部的线条一路游走,最终停留在她大腿内侧,微妙的酥麻感从肌肤相触的地方涌向四肢百骸。

他在她身旁坐下,静静看了她片刻。

九阙抬高手臂,勾在喻殊颈侧,轻巧地借力坐直了身子,凑过去在他唇畔落下一吻,又用舌尖轻轻舔舐了两下,身体向他倾压过来,“外边冷。”

言语中有几分讨好,意思是让他别在这儿折腾她。

喻殊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贴在她腿根的手力度得当地按压了几下:

“你不在房间睡觉,跑这儿来做什么?”

九阙隔着衣服按住他的手,“折梅花。”

喻殊略带兴味地挑了挑眉,“可巧,我也来折花。”

九阙反应了一会,待回过味来,已被喻殊压回了躺椅上,他翻身而上,双臂牢牢撑在她身侧,低头吻了下来。

寒梅妖娆,不及她半分。

他一遍又一遍地吻她,强势地与她一同纠缠,唇齿交战几个来回,把她亲得大脑缺氧,才附在她耳畔说:

“就折这朵。”

喻殊说完,亲吻她耳后的皮肤,舌尖轻轻擦过她的耳垂,一路向下。

九阙觉得自己身上每一个毛孔都吸进了寒气,此时此刻,好像只有喻殊的身体是这寂寥冬日里唯一的热与暖。

她抵在他胸口的手,失去抵抗力地滑向了他的后背,将他紧紧地抱住了,肌肤相贴的温度让她舒适地叹出一口气。

像是回应,也像是邀约。

抚弄间,她肩头的衣服已经掉落了下来,露出高耸柔腻的双ru,嫣红的ru尖在寒冷的空气中一下子挺立起来,又被他的唇舌包裹住,技巧性地舔弄,就像含苞的花蕾在他口中绽放开来。

喻殊褪去她所有的衣衫,到底还有点良心,拉过貂裘覆在她身上,才抬高她的一条腿,细细吻过内侧的每一寸娇嫩的肌肤,留下一道又一道湿润的水泽。他的手从她的后背抚过,再到股沟,最后滑进臀缝里,在脆弱的花端稍稍停顿,再将手指渐渐顶入,在湿润的花xue内来回抽动。

九阙在他的掌控下软成了一滩水,他将手指从她体内抽出,推入她的双唇。

“我好难受…给我…”

她扭动着身体,下意识地并起双腿摩擦挤压,试图缓解这种空虚,但显然收效甚微。身上的貂裘已经被她揉作一团,被欲望侵占的大脑促使她将手往下伸,拨开自己湿滑到几乎捉不住的两瓣,微微红肿的xue口对着身上的男人全无遮挡地敞开,暴露在空气中时又被**得流出一股热液。

“进来…”

喻殊总是要在这种时候折磨她。

她暗暗咬牙,柔软手指隔着他薄薄的亵裤抚弄过他已勃发的欲望,还特意用指尖在敏感的铃口搔刮,触到尖端吐出的一片微热水泽,干脆将他的裤子扯了去。

喻殊抑制住喉咙里一声喘息,哑声道:

“胆子大了?”

她掀起眼,神情魅惑而暧昧,轻哼了一声,“怎…”

话未说完,便被突然冲撞进体内的庞然巨物顶得支离破碎,霎时变了调。

“啊—你—”

你**吧。

一下下迅疾的深顶让她只能发出嘤嘤的声音,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两人的交合处汁液淋漓,又随着摩擦的动作变做**的泡沫,她粉红的xue肉紧裹着他的玉jing,难舍难分地吮吸纠缠,撞击到敏感点时,一瞬间便到达极乐的顶点,内壁颤抖着收紧,将他狠狠夹了一下,却仍未令他丢枪卸甲,仍是按着她的身子一点点研磨,似乎要将她彻底拆吃入腹。

分明是在低温的室外,九阙的身体却仍泛起潮红,热流不断侵袭而来,在体内炸开,几乎要将她撕裂。

“你、你别…”

喻殊伏在她身上,咬住她的耳垂,气息缱绻地问:

“别怎么?”

九阙结白的双乳随着他的动作脆弱地摇晃着,他用手掌将它们包住。他的掌心有习武时留下的一块茧,轻轻擦过她的乳珠,又酥又痒,比直接揉捏更加磨人。

九阙被他玩弄得几乎没了脾气,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你快点,再晚些…就…”

“就怎么?”

“就有人…嗯…要来了…”

喻殊听了她这句话,居然笑了,“不会的。”

他加快了挺动的速度,感受着她吮吻过他每一处神经,温柔而包容,持久又绵长,终是到了极处,在她体内释放出来。

欲望过后,九阙才又意识到现在是真的冷,只能不顾浑身粘腻裹起貂裘,看着喻殊的背影,叫他的名字:“喻殊。”

“嗯。”他心不在焉地应着,披着外袍起身,随手从树上折下一小株腊梅来。

九阙神情认真地轻声说:

“我有时候…”

喻殊轻握着手中的那支梅,俯身抬手,动作优雅轻柔,将花佩在九阙的鬓角上,那一个瞬间面上的表情竟是温柔得令人难以置信。

待听清了九阙的下一句话,他眸中的温柔尽数散去,只剩下一片令人胆寒的沉寂。

她说—

“真想和你同归于尽。”

喻殊拢了拢袖子,将九阙从椅子上抱起,用外袍裹好,语调淡淡地回道:

“想死自己去,可别拽上我。”

九阙的动作僵了僵,她抬手扶了扶乌发上那朵开得极好的梅花,极缓极慢地抿起唇角,笑容艳丽得有些放肆:

“好。”

一阵风过,吹落树上的一株腊梅,不消多久,便会零落成泥。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