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东宫有喜

更新时间:2019-05-08 20:36:35

东宫有喜 已完结

东宫有喜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三月蜜糖 分类:历史 主角:赵胤沈穗穗

甜宠新书《东宫有喜》是三月蜜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胤沈穗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穗穗被喊了一辈子傻子,临死的时候,忽然开了窍,冰凉刺骨的池水不断涌入她的鼻腔,耳朵。枯草环绕,脑中却不断闪现凌乱画面。重来一世,她只想弄明白三件事。为什么傻子能做太子妃?为什么太子妃会有身孕?为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宫有喜 东宫有喜第二十五章 免费试读

上巳节素来隆重,又逢万物复苏之际,鸟语花香。

清秋殿一大早便热闹起来。晚娘吩咐几个宫女清扫殿门,除旧换新,又把院中新开的桃花折了两只,插在那个双耳花囊之中,暗香浮动,别有风情。

沈穗穗换了一身素青色金丝软烟罗襦裙,外面罩着芙蓉织锦外衣,略施粉黛,轻插步摇,微微走动,叮铃脆香。

她支着脸,看着宫女来回忙碌,各司其职。从前些日子起,晚娘便开始领着众宫女收拾庭院,更换器具,就连葡萄藤下的石桌,也被擦得锃光瓦亮。

韩初默不作声的在花房忙碌,周边花草欣欣向荣,芬芳四溢。那盆昙花依旧淡淡的生长,连个花苞也未曾可见。

宫里的女子为着上巳节,添了许多的趣味曲目。达官显贵之女,也都收到宫里请帖,早早地备好了衣物首饰,只等在上巳节当日,能够出彩夺目,兴许运气好的,也能选个如意郎君。

应景而发的点翠,在女眷之中风靡一时。听闻皇后娘娘,也会在上巳节,选出装扮最为出众的女子,厚重赏赐。故而,受到请帖的官宦女子,无一不提早准备,只等殿前露脸,光耀门楣。

晚娘预备了好些颜色纷繁的鸟羽,就连几条坐席穿的裙子,也都在衣摆处用软金丝嵌入羽毛,唯恐上巳节太子妃被其他女子比下去,清秋殿颜面无光。

沈穗穗跟韩初秘密嘱咐了几句,方一抬头,便见两个花枝招展的妙人,各自拿着团扇,笑语盈盈的踏进内殿。

“给太子妃请安。”

杜良娣好歹微微做了个样子,沈良娣却是步伐未停,直愣愣的朝她奔了过去。

“妹妹......太子妃你可真坐得住,这一月有余,殿下全都与那周良媛宿在一处,若是流芳殿也便罢了,萃华殿和如意馆,殿下也是一天都不曾去过,恐怕清秋殿也......”

“赵胤来过两次。”

沈穗穗截断她的话,现下看到沈良娣那张脸,便觉得无限作呕,偏偏寻不得合适的机会,如今她送上门来,指不定又打了什么坏主意。

“殿下来过?殿下为什么到清秋殿?”

沈良娣说完,自知理亏,暗中看了沈穗穗几眼,觉得她并未生气,也就更加肆意妄为起来。

杜良娣朝她递了个眼神,两人心领神会,“太子妃,瞧你的花囊,着实金贵,倒像是眼熟,似乎在哪见过一样。”

皇后偏爱沈穗穗,多少难得的料子,在她这里应有尽有,旁人便是再怎么求,也求不来一件半件。

那几件衣服无一幸免,像是忽然间心头花开,沈良娣做完这些,便觉得畅快淋漓,转身,对上杜良娣那张明媚诡异的笑脸,两人点点头,杜良娣接着沈穗穗的话。

“是从承恩殿拿的?”

“是了。”

沈穗穗耳朵尖,一早便听见沈良娣徒手撕帛的动静,虽然小,却还是瞒不过她的耳朵,果然坏到骨子里了。

方才杜良娣斟茶的时候,她多瞥了一眼,恰好看到杜良娣指甲里似乎藏有青色粉末,她的指头轻轻敲击杯沿,微微摇晃,颔首,笑着递给沈穗穗。

太子妃,清秋殿的明前茶,果然是东宫最好喝的。不像萃华殿,挑了送过去的,都是些枝头老叶,喝起来味道太苦。

我与沈良娣过来叨扰,敬上一杯薄茶,还望太子妃莫要觉得我们姐妹二人烦躁。

沈良娣许是不明白杜良娣的用意,只觉得她低头巴结,心里愈发憎恶。

沈崇前些日子被封为安抚使,官升一级。已经出发前往益州和林城,对外宣称皇恩浩荡,以君之名,体察民情,恩泽广施。

因为此事,沈良娣觉得腰杆更直,也打心里认为,是赵胤为沈崇说好话的缘故,到底还是宠着自己。那个,空有一副好皮囊,整日里惹得赵胤心头不快,废黜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前些日子被打压的教训,瞬间抛之脑后,气焰嚣张,唯恐别人不知自己的父亲加官进爵。只恨不能在宫内大肆庆祝,好好扬眉吐气一番。

此时又见杜良娣对沈穗穗一副俯首听命的样子,只以为沈穗穗沾了沈家的光,苦于不能上前揭破,她愤愤的撇了撇嘴,一**坐到杜良娣面前的软榻上。

“这茶你举着也累了,恰好我有些渴,不如承了你的情,太子妃想是喝够了这明前茶,也让我这流芳殿的苦命人,尝尝甘泽。”

说着,便捏住茶盏,往身边拉扯,可杜良娣额头出了汗,双手还未松开,情急之下,连忙解释。

“姐姐莫要乱了规矩,东宫之内,以太子妃为尊,这茶既然是呈给太子妃的,便不可转给她人。姐姐若要喝,我再帮你倒一杯便是,何苦......”

“杜青青,太子妃不爱喝茶,我与她是姐妹,怎会不知她的品性,你推三阻四,难不成是有什么问题?”

沈良娣言下之意,是斥责杜良娣狗眼看人低,摸不清东宫日后正主,还巴巴的攀附沈穗穗。这让她心里窝火,偏生父亲嘱咐了,万事低调,不可声张,否则,哪里轮得到沈穗穗一个破落户,在此装腔作势。

沈家的一切荣辱,与她半分关系都没有。白白顶了二小姐的名头,在这耀武扬威,每每想起,便觉得郁愤难平。

杜良娣却是被她正中下怀,做贼心虚一般,慌忙松开了手。

沈良娣轻笑,嘴角微微勾起,唇瓣贴着杯沿,润了润嘴,又小酌一口,赞道。

“果然好茶。”

“沈良娣喜欢便好,我的便是你的,尽情享用就是了。杜良娣亲手斟的茶,想必喝起来更加爽口。”

沈穗穗看了眼杜良娣,那人眉头紧皱,双手撕着帕子,眼睛数次偷看沈良娣,这扰人的鬼,竟想祸害自己。

沈良娣听了沈穗穗那番话,越发觉得受用,一口气干了那盏茶,浅浅笑道,太子妃说的话,可真叫人觉得暖心。如今父亲升为安抚使,又操劳奔赴益州,你我二人,可要相互扶持。

那个周良媛,可真是个狐媚子,南靖女子善于用蛊,你说殿下日日被她迷惑,莫不是中了蛊毒?这可如何是好,太子妃,你可不能由着殿下沉迷颓废。如今我虽解了禁足,可一月有余,殿下从未踏入流芳殿。

“赵胤不去流芳殿,沈良娣可以去承恩殿找他呀。”沈穗穗讶然,佯装不解。

杜良娣听闻此话,顿时来了气。

尤其看着桌上的汝窑双耳花囊,她从未与别人说起,哪怕是沈良娣。

那大着胆子,没有得到赵胤的允许,擅自进承恩殿等他。闲暇无聊之际,见花梨木案上,摆着几只用过的狼毫,还有横在一旁的墨锭,歙砚,又想起沈穗穗与她说的那席话。

便自作主张把那砚台浸了水,亲自洗刷,还没洗多久,便听见赵胤健朗的脚步,由远及近。

她酝酿了最完美的姿势回头,嫣然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却被赵胤一把推到了廊柱上。骨肉摩擦着凸起的柱子,顿时青疼一片。

赵胤从水里捞出砚台,发了狠一般咆哮,“谁让你用热水洗砚,谁让你私闯承恩殿,谁让你动我的东西!”

双膝一软,杜良娣扑通一声跪在赵胤面前,凄凄惨惨戚戚,泪珠子扑簌而下。她何时见过赵胤这般架势,简直想要弄死自己一样,双目瞪得骇人,连冯安也站在殿门外,不敢叨扰。

那日赵胤不留情面,承恩殿的宫女看了热闹,几乎是灰头土脸的被赶了出去,从那以后,赵胤更加厌烦与她。

如此酸涩,今日听沈穗穗提起,言语轻狂,毫不在意。承恩殿的门,哪里由得外人随意闯入。偏偏沈穗穗无脑,在那住了几天,尚不觉得是多大的恩宠,还要在此炫耀,如此便觉得更加记恨。

“承恩殿还住着那个小浪蹄子,明明有自己的寝殿,非要赖在承恩殿不走,那合欢殿也是极好的。妹妹......太子妃,照我说,当初你不该在宴上收下这个狐媚子,哎,可怜了我们姐妹,现如今只能以泪洗面。”

说着,沈良娣便煞有其事的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眼角。

沈穗穗看着上头的花样,胸口泛起一股恨意,扬手说道。

“赵胤想跟谁睡觉,我管不了的,他也只是信口一问,哪里真的在意我的说辞。二位良娣也该回去换衣服了,一会儿各家女眷便进宫与皇后娘娘请安。点翠一事,务必出类拔萃,尤其是沈良娣,莫要再失了先机,定要打扮的出众些,也好拔得头筹,让皇后娘娘和赵胤另眼相看。”

沈良娣皮笑肉不笑,唯有那股子自以为是的劲头,显得尤为咄咄逼人。

待她们都走远了,晚娘进殿,刚翻了一下那几件衣服,便失声惊叫。

“这良娣,心眼也忒坏了些。”

沈穗穗看着桌上遗留的团扇,碧荷清溪有尾红鱼。那是杜良娣临走时,慌忙心虚,没能顾上带走的。她捡起来,捏住扇柄,扇了两下,忽然有了主意。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