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你水怎么这么多

更新时间:2019-05-08 20:36:35

你水怎么这么多 连载中

你水怎么这么多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马甲掉了怎么办 分类:历史 主角:萧云生阿水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你水怎么这么多》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马甲掉了怎么办写的古言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萧云生觉得她真的好笨的,让阿水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生得漂亮,似乎什么用也没有。可是萧云生在与阿水相处多日后,慢慢的离不开她了,阿水总是给她一种食髓知味的感觉,让他无法自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水怎么这么多 你水怎么这么多第八章 情诗 免费试读

国师看见阿水这怂样就觉得心头一梗,脸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阿水,有些讽刺又有些困惑似的,他问:

“萧云生看哪儿?这身材,这脸蛋,比得上金陵哪家花魁?难道是…”

阿水也不反驳,还是维持着一个笑脸。

笑一笑,总没错的嘛。

哪里想到,国师突然发难,一手扯开她的下裳,另一只手直直差入她的蜜学。

阿水“啊”地叫了声,她不明白,场面怎么一下子失控起来?

阿水知道她拗不过国师,但还是有些不情不愿。

这宫里人来人往的,万一叫人看到了,多难为情啊!可这么一想,她觉得自己又不少。

她到底怎么了?

身体竟然如此敏感…

“果然是这里。你水这么多,难怪萧云生放不下你。”

他说的话没个正形,可他的表情还是纹丝不动。

要不是这一张天命风流的脸,这国师分明就是根木头嘛。

阿水和萧云生胡闹惯了,偶一遇上国师这样一本正经的,倒也觉得新奇有趣。

她再没叫出声,也不说求饶的话,只是与国师对视。

国师一下子就伸进去三根手指,阿水感到了有些疼。她刚与萧云生翻云覆雨完,甬道还是有些红肿,国师的手指进入之后,却又有些想要。她沉默忍耐着,还是没说什么。

国师与萧云生是两种性子,她与萧云生胡闹倒是没什么,可国师这人,她不说话没准就会觉得无趣放过她。万一她开口求欢,说不定还要怎么羞辱她。

其实,她如此动情,他却毫无感觉,这本就是侮辱。

阿水还有几分骨气,只是这骨气用错了地方。

国师见她这幅样子更是无语,将那三根手指朝更深处探去。阿水的眼角渗出了泪,她眼中是夕阳残照的光,明明灭灭,无法连成一片。她的眼睛是一汪清潭,有人用桨摇碎她眼中的星光。

他就是那个人。

国师终于把手拿了出来,他依旧平静,将手放在鼻尖闻了闻。

他也闻到了那味道,若有若无的,不是市面上流通的香料味道。

他脸色更沉,伸手向前说:

“我一向最爱干净。”

阿水羞愤地穿好衣裳,不知道他又作些什么幺蛾子。

她被勾起了情玉,却也觉得求这个男人c她无疑是自取其辱。

她不懂国师是什么意思,拿了贴身的帕子,小心地递了上去。

国师接过帕子,上面歪歪扭扭地绣了两行诗: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相思。

心知拆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

他知道这女人性本银的,哪想到她连帕子上绣的都是这些艳词。这诗虽俗,却也有几分真情。

“你绣的?”

这针脚差得很,不像是能卖出去的东西。

阿水没想到她拿的是这帕子,有些尴尬地说:

“别人叫我绣的…”

这个别人自然就是萧云生。

他说要个定情信物。阿水进宫之时身无长物,记得王厨娘说民间女子常常赠给情郎绣帕的。

她甚至不懂什么算情郎,只是她与萧云生如此亲密,他又要什么定情信物,也就绣了这首诗。

她不记得从前许多事,可脑子里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就比如连篇的银词艳曲。

国师听了这话,本想还了帕子的手,又收了回去。

“我不喜欢用帕子。”

那你倒是还给我呀?

阿水眼神中无限控诉之意,国师却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他抬起那只湿淋淋的手,依旧没什么表情,可阿水却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几分调笑的意味来。

“舔干净。”

阿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国师却又重复了一遍。

这次倒没什么调笑的感觉了,阿水只觉得这男人有毛病。

“分明是你、你将手差进来的!你自己擦干净就是,怎么叫我…唔…”

脏呢!

阿水恨不得咬掉这男人的手指,可她看着那张俊颜,还是不敢。

国师想起这几日的传闻,萧云生宫中多了个妙龄女子,二人十分亲密,日日缠绵。就在今日觐见的时候就闻到这丫头身上的那股扫味儿了,他偷偷往屏风那里觑了几眼,却没想到有那么一眼正好和她撞上了。

他刚才言语刻薄,到底是违心的。

她又娇又软,身段玲珑,多一分痴肥,少一分干瘦,正正好的。眉眼之间是枝头初绽的风情,比少女多一份妩媚,却有着说不出的清纯姿态。

那些女人怎么比得上她?

还有…她水还真是多,怪不得萧云生全副心思都挂在她身上。

天禄宫平日里总是冷清,是他在王宫时候的行在。定期会有小前来打扫,除此之外,不会再有人来。

偏偏这傻丫头自己送上门来。

她穿了件月白的百褶裙,那裙子掐得腰身极细,他都担心那腰在身下折来折去的时候,是不是会断掉?她生得不算极美,可白**嫩,比花还娇,还柔。

她如此美丽,却对此浑然不知。

他也不知怎么了,本来打定主意一见面就要好好教训这丫头,可是他却偷偷躲着,一动不动地看她。看她懊恼的样子,看她傻傻瞧着天禄二字,看着看着竟有些痴。

直到她想走,他忙上前,装作碰巧,将佳人揽入怀中。

她却滑溜溜像条鱼似的,一下子就溜掉了。

思及此,他的眼神又变了变。阿水不说话,他也不吱声。

他将手指一根根轮流放入阿水口中,阿水敢怒不敢言,却觉得这和萧云生说的品箫类似。这么一想,她下意识学那姿势,小舍从指尖溜上去,一点点将她自己的蜜叶舔个干净。

不光是她的水儿,还有萧云生抹的药。味道有些苦,有些奇怪。

她不知道自己做这些的时候有多瑟情,只是看见国师的脸色更阴沉,她又往后退了退,忙问:

“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走?走到哪里去?怕不是又去找萧云生行那事吧?

国师还是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心里却认定这丫头**。明明是他挑起的情玉,还要去找那萧云生做什么?他人都在这儿,她却视而不见。

“滚吧。”

话一出口,他又抿唇。

这话是不是说重了些?

阿水却没有在意,只是笑眯眯地看了国师一眼,又问:“回去怎么走呀?”

国师指了一个方向,阿水道了谢,头也不回就走了。

一点留恋也没有的。

夜已微凉。

清风吹过国师俊美的脸庞,他看着那帕子上不成样的诗句,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把那帕子贴在心口上,想象那丫头与萧云生胡混的样子。

会不会把这帕子上的诗一句句念给萧云生听呢?横也思来竖也思…

还真是对狗男女。

国师心中暗骂,脸上却泛起一缕笑意。

阿水自然不知国师心中柔肠百转,回来之后看着萧云生责怪的眼神,她不知怎么办好,只好一下子抱上了他。

还是云生好,温温柔柔的。

“阿水,你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可不是?有个坏人玩得她汁水四溅,还逼她甜他的手!

阿水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这种话与萧云生说实在不合适。

她只是摇了摇头,想起王厨娘给她说过,她的丈夫打了三年仗回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可想死你了”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三秋岂不也如一日?她借用一下,没什么吧?

阿水觉得死鬼实在与萧云生这丰神俊逸的样子不相符,只说了句“我想你了”就把头埋进他胸膛,似乎有些害羞。

萧云生可没想到还能从她嘴里听到这话,嘿然一笑,把她抱在大腿上。

阿水隐约察觉到那处又硬了,可她实在是疼。萧云生白日里上的药叫国师挖出来不少,可这处难言之隐怎么好告诉旁人?她只好说自己还在疼呢,不想做了。

萧云生亲了亲她的眼睛,揉乱她一头长发。

“我只抱抱你,不做的。别怕啊,乖。”

云生真好,时时刻刻哄着她、疼着她。

阿水睡意朦胧间,如此想着。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