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请仙儿

更新时间:2019-05-15 18:03:52

请仙儿 已完结

请仙儿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夜白 分类:灵异 主角:石晓晓饶夜炀

主角是石晓晓饶夜炀的小说叫《请仙儿》,它的作者是夜白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我们村,清明节时家里成年的小辈都要去上坟,还得在坟头压纸,可我给奶奶上坟的时候,却把纸压错了坟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请仙儿 第019章 血腥歌谣 免费试读

孙灵婆点头,高深莫测的说:“想要对付那黄皮子,只有此法能行,这张驱魔符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你来。”

“那到底是啥法子?”我好奇的问。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一通,突然笑了,脸上的褶子堆到一起,驴唇不对马嘴的来了句:“难得啊,你现在还是个未经人事的丫头。”

未经人事…她难不成是说我还没跟男的那啥过?

我瞬间脸色通红,心想我才十八,又没谈过对象,这不是挺正常的?

“他还真守得住。”孙灵婆又意味不明的加了句。

我吃了一惊,她难道知道鬼仙的存在?

“到底是用啥法子对付黄皮子,你供养的那鬼仙会教你。”孙灵婆收了笑容,“荒坟水深,一旦踏出这一步,你便再也无法回头,你要想清楚。”

说着,她拄着拐杖站起来,往院子里走。

我拧眉,心中忐忑同时也有点无语,这人咋跟我爷似的,说话就说一半。

我喊了她几声,确定孙灵婆没有开门的意思就离开了,回村后找村里的小男孩接了一瓶子尿回家。

等我吃完饭,天已经黑了。

“仙家?”我冲着堂屋墙上的红纸喊。

哐当一声门被关上,鬼仙从柱子后的阴影里出来,道:“我在。”

我把童子尿、死人发和驱魔符摆在桌子上,问他:“这些东西该怎么用?”

他走近几步,目光停在驱魔符上,像是随口一提:“孙灵婆是否跟你提起荒坟?”

我连忙点头,“提了,还说荒坟水深。”

“她说得对。”鬼仙看向我,目光幽深,道:“你还敢去吗?”

“咱们要去荒坟?”我愣住了。

“要想对付黄皮子,需要借助荒坟的阴气,布置个特殊的阵法。”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审视着我。

我本来就想去荒坟,在黄皮子找我们之后,爷爷每次决定干啥事之前都要去荒坟烧香。

我一直想知道他是在给谁烧香?

我毫不犹豫的说:“我敢去。”

他笑了声,似乎一点不意外我会这么说。

我想问问他荒坟到底有啥,他却没继续谈的意思,开始支使**活,驱魔符我自己装着就成,死人头发得烧成灰兑水,再把童子尿分成一碗一碗的,把两样都放到筐里,天一黑就出发去荒坟。

路上,我纳闷的问:“为啥要这样?”

鬼仙解释说:“死人发乃至阴之物,将其烧成灰洒在荒坟,能增强荒坟的阴气,方便我施展手段,童子尿辟邪,放在荒坟四周可以防止黄皮子逃跑,至于驱魔符…”

他顿了下,道:“你找准时机将驱魔符拍在黄皮子的身上,我便可让它魂飞魄散。”

听到魂飞魄散,我倒吸口凉气,才意识到他是动了杀机。

“你之前不是说把它打跑吗?”我问,我一直以为是把它打走就行了。

我以前还跟着爷爷杀过鸡鸭猪的,可杀这成精的黄皮子,我总有些下不去手。

“斩草除根,有何不妥?”他拧眉,不解道。

也对,斩草除根才是最妥当的,更何况黄皮子还逼死了我爷。

我暗暗给自己打气,就算是成精了也还是个,跟家里养着的鸡鸭猪没啥区别。

鬼仙似乎看出我的纠结,摇头失笑。

“仙家,我能跟你商量一件事不?”我犹豫着问。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我:“何事?”

我舔舔嘴角,紧张的说:“你往后说话能别这么文绉绉的不?听着别扭。”

说完我就后悔了,心中懊恼不已,他现在好不容易才不吓唬我了,我要是再把他惹生气可怎么办?

他沉默片刻,说了声“好”

我吐出一口气,他没生气就好。

到了荒坟之后,我按照他说的先把头发灰水洒在荒坟里,又把装着童子尿的碗摆在荒坟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攥着驱魔符,站在最高的坟头旁。

我搓了搓胳膊,一站到这坟边就不舒服,浑身难受。

“仙家?”我在心里喊鬼仙。

喊了半天,他也没个回应。

我的心开始突突的跳,难道他没过来?

我抱着书包,蹲下来,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黄皮子今晚不来?

我想要回去,又怕坏事,抓不到黄皮子不说,鬼仙还得跟我生气。

“唉,怎么办呢?”

我叹口气,蹲在地上,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大晚上在坟地犯困,可我今晚不知道咋了,脑子昏昏沉沉的,没一会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困得直打哈欠。

“鬼仙应该就在四周,我就缓一缓应该没事。”

我打着手电仔细看了下那四碗童子尿,确定它们没洒出来才坐到地上,攥着鬼仙的石像,闭上了眼睛。

在坟地里,四面无人,恐惧之下每一秒都变得很长,我觉得才闭上眼睛,又像是已经眯了挺长时间,还梦到了小时候跟着村里小伙伴跳绳的场景。

我跳的最高,谁都跳不过我。

想起这些,我不由得勾起嘴角,那时候是真开心呐。

在我们玩的时候,还有小伙伴在旁边唱儿歌。

“我是个蠢娃娃,爸爸从来不回家,爷爷总是叫我要听话,却把斧头挥向妈妈,一下一下又一下,拖着妈妈上山包,垒在那最高的墙里呀…“

刚开始我没注意,渐渐的我听出不对来,扭头往看向唱歌的小孩,离得也就四五步的距离,我却只能看见个大概的轮廓,看不清他的脸。

他咯咯笑着,一遍又一遍的唱,还带着刺啦刺啦的声音,童声稚嫩,歌词血腥,听得我直冒寒气。

我越听大脑越,心跳加快,呼吸间总有股子土味。

我一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弯着腰,脑门顶地,双手垂在身侧,像极了爷爷自杀时的姿势。

“妈呀。”我大叫一声,直接从地上蹦起来,转身就要跑,却又生生的停住。

身后仿佛有滋滋的声音。

我咽了口唾沫,缓慢的转身,发现我身后除了那坟包没别的东西,我这才松口气。

滋滋的声音断断续续,我确定是从坟包那块传出来的。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