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心蛊

更新时间:2019-05-23 16:51:19

心蛊 已完结

心蛊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蓉 分类:历史 主角:陈碧落樊守

主人公叫陈碧落樊守的小说是《心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蓉创作的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大二那年暑假回校,因赶时间坐错车,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后,我已经到了穷乡僻壤的小山村,被一位农民哥收留,没想到居然被他下了情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蛊 第003章 钓蛊 免费试读

血蛊?我一听这话,脑海里就涌现出无数条小虫子往我额头钻的画面来,吓得顿时就呼吸困难,全身打颤了。

樊守估计看出我害怕了,难得的和我解释说:“血蛊可是好蛊,中了之后,你不得病。”

听他说是好蛊,我这才松了口气,这时,我额头不痒了。

族长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条绿叶,递给我,眼里满是慈爱。

或许是觉得他面相不坏,我就接过这片叶子,有点不明所以。

樊守这个时候却收起红包,将叶子从我手上拿走,给我缠在额头打好结。

“这是干什么?”我忍不住问了句。

他就回答我说,“哦,虽然血草鬼也是蛊,但它是益蛊,很有灵气,有些脏东西就喜欢,所以,未免灵气溢出来引来脏东西,就要用甘蔗叶挡一下。”

甘蔗叶子?原来是这样,难怪这里的人,都喜欢用这样的叶子绑在头上…

不过,他说的脏东西是什么?虫子?还是其他鬼怪之类的东西?

我是医学院的学生,坚决不信迷信的。但是,对于他给我中蛊的事情,我没办法解释原因。

至于他说什么脏东西的事情,我觉得是他们这些农民太迷信了,所以,我这会并没有多在意,反倒是鄙夷他们。

“族长,不好了,我家伢子又发起烧说胡话了。”

就在这些老头老太太要离开的时候,祠堂外面跑来一个年轻的妇女,不过她的头上没有扎甘蔗叶。

她表情有些慌张,目光是看向白胡子老族长的。

老族长闻言,忙走过去问她,“前几天不是让汪神医给治了吗?怎么还发烧呢?”

“我也不晓得啊!所以,请你给出个主意,他阿爸去城里打工了,这要是伢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和他阿爸交代啊!呜呜呜…”妇女说到这,就拽起围在腰间的围裙,擦起泪来。

老族长想了想,扭过头看向樊守,“阿守,要不你给看看是不是中了草鬼?要不怎么汪神医都治不了呢?”

樊守点点头,随后就跟着族长和那妇女去了她家。

我当然也得跟着,因为,我一离开樊守超过三十步左右,就会肚子疼。

妇女家是栋破旧的山石和黄泥垒起来的房子,屋顶居然不是瓦,而是那种草盖上去的,这是我见过最破的房子了。

没进她家里,我就听到小孩喊叫声,说的话很奇怪,不像这边的方言,但是也是一种方言,因为我听到他喊了几个“阿爹阿姆”的称呼。

樊守和老族长他们跟着妇女进去了,我却因为这房子的墙壁上有马蜂洞,马蜂在门口飞来飞去的,吓得我不敢进去,只站在门口往里面看。

里面同样很简陋,家里的家具大多是竹子做成的,小孩手脚都绑着绿色的尼龙绳子,胸口处也绑着几道草绳,草绳是固定在一张破旧的凉床上的。这种凉床我见过,以前我来旅游的时候,看到过。在我们那是见不到这样的东西的。

小孩即使被绑,他还是不断的挣扎着,发紫的脸上,露出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狰狞表情,口里更是不停的喊着什么,叽里呱啦的我听不懂。

就在我站在这的时候,身后不知不觉聚过来一些村民,我回头扫了一眼,他们有男有女,穿着都是少数民族那种服装,他们和我保持大概几步距离,在我回头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同样在看我,只是目光有些排斥和畏惧。

还有几个妇女聚到一起,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很尴尬,毕竟我在她们的眼里,是买过来的媳妇…

“啊~~!”

我看到后,都替这孩子难受,心想这帮人真愚昧,孩子发烧哭闹不是很正常吗?他们这是在胡搞什么呀?

眼看着孩子被他用草**鼻孔后,身子抽搐痛苦不堪,随后还有血从他的鼻孔流出来,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几步冲进屋,劝樊守,“这孩子有可能是感冒发烧了,你们带他去医院看看吧?别这样折磨他了!”

樊守没理会我,而是继续用枯草往孩子鼻子里钻,离得近,我才发现,他手中的枯草杆在轻微的震动着,就像是另一头被什么东西拽住在摇晃一样。

而孩子也因此更加痛苦的扭曲身体,嘴里不停的嚷嚷着。族长则协助樊守,把孩子的头固定住,不让他转头。

我这一声喊没让樊守止住动作,反倒是让孩子的母亲生气了,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朝我轻声警告说:“你别吵你男人,他可是这里的蛊公,谁家着了蛊,经他一治,都能给取出来的。你们外乡人不懂,看着就成。”

孩子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受苦。

樊守大概将整根枯草**孩子鼻孔中之后,孩子身体抽搐的越来越厉害了,孩子的母亲就跑过去按住他的脚,咬着唇,哭着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看孩子实在可怜,心里暗骂樊守不是人、愚昧!

就在这时,樊守居然把本来**孩子鼻孔里的枯草,猛地一下给拽出来了,于此同时,枯草最末端上扒着一只黑漆漆的虫子!

他拽出枯草之后,把枯草扔到地上,在虫子蠕动要跑的时候,他从妇女家的灶台上抓过一把盐,快速的洒在黑色的虫子上,顿时,虫子身子一僵不动了,几秒钟后,就化作了一滩发绿的浓汤。

我看到后,肉麻的抱着胳膊,呼吸都困顿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寄生虫吗?好恶心!!

“是草鬼!不过,这下蛊的人虽然手法生疏,但是,下的蛊很歹毒。再迟一点,这草鬼就吸在肺里面了,孩子就真的没救了!”樊守拍了拍手上沾的盐,朝孩子同情的看过去。

这时,孩子已经安稳下来,闭着眼睛,松开眉头,浅浅的昏睡过去了。

孩子的母亲听这话,哭着给樊守下跪磕头道谢之后,就在老族长的帮助下,给孩子把身上的绳子解开了。随后,就朝外面围观的那些村民吼起来,“我知道是谁给我儿子下的草鬼了,如果他要是再敢下,我一定不放过他!”话末,还解开自己的围裙,往门沿上甩了三下。

那群围观的村民见状,都回应似得拍了自己的腰间三下,好像是在告诉她,不是他们下的蛊。

这妇女见状,这才抹了抹眼泪,回了屋。

看到这,我又被震惊了。这一次,彻彻底底的刷新了我的认知观。这世界上,真的有蛊!好像他们这蛊也称草鬼。

樊守在她回来的时候问她:“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带孩子出村?”

他这一问,这个妇女立马一惊,“有,上个月我带孩子去城里见他阿爸了。”

“这草鬼不是我们这的,你孩子估计是在城里的时候被下了蛊。”樊守推测说。

妇女就陷入了深思中。

老族长这时推了推妇女,“回头别忘了给蛊公诊费。”

樊守却摇摇手,“算了吧,他们母子在村里也不容易。”

他这么说,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他是个很坏的山野村夫,哪里想到,还会这么有同情心啊!

妇女见他不收她的诊费,过意不去,非要从鸡圈里捉住两只鸡给他,樊守先是不要,可那妇女都要给他下跪了,再加上族长劝他,他就收了。但是,却让我提着!我第一次提这样的活鸡,吓得把鸡举着离我老远。

随后在妇女千恩万谢之下,我们走出她家。

樊守一出来,我就发现村里那些本围观的人,一股脑儿的退了好远,并且看樊守的目光很畏惧,似乎他就是什么怪物似得。但同时也在他走后,朝他恭敬的躬身行礼,说什么“蛊公慢走”之类的话。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村里的人都对樊守又敬又怕。估计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好找老婆,要去人贩子那买媳妇吧!

我也真是够倒霉的…

但我绝对不会认命!我一定会逃出这鬼地方的,报警,抓住人贩子和樊守这**!

从那妇女家出来,樊守没有带我回家,而是领着我去了一座小山坡上,山坡上长着很多怪草,而且路也不好走,我好几次摔倒在地,把鸡也摔得受惊乱叫,可他也不等我。我怕肚子疼,就赶紧爬起来,捡起鸡跟着他。

“你真慢。城里的姑娘就是这么弱,回头可得好好锻炼你。”好不容易跟他来到山坡顶端的一棵松树下,他就朝我埋怨起来。

我气喘吁吁的伸手抹掉额头的汗水,抬头看着他,这是我这几天,第一次认真打量他。他如果脸上没痘,应该不会太丑,因为他有浓眉、高鼻梁、薄唇,脸型轮廓分明。身材魁梧,整体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左右,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南方人结婚早,他这样的年纪估计是大龄青年了。我是北方人,刚过二十,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子的媳妇…

不过我不会认命的!我一定要逃出去!

“我…我以前很少爬山的。”我假装委屈的回了他一句话。

现在我想让自己看起来柔弱无害,让他慢慢放松警惕。最重要的是,我得想办法哄他把我肚子里的蜈蚣给取出来。

他听到后,诧异的看着我好一会,随即软了语气,居然说了一句字正圆腔的普通话,“看你身份证上是北方人,以为你性格豪爽,大大咧咧的,没想到,你居然比南方姑娘还娇弱。哎,真不知道你能抗几天。希望你死之前,能够给我留下个种。”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