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白枭翎

更新时间:2019-05-31 22:12:05

白枭翎 已完结

白枭翎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徐景 分类:短篇 主角:丘涣段云翮

《白枭翎》是徐景所编写的短篇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丘涣段云翮,书中主要讲述了:杀手组织潼楼楼主的信物居然失踪了?!现任楼主上位的名不正言不顺,早就遭到了诸多的质疑,现在权力被架空不说、甚至连性命都变得岌岌可危起来。这时某个自称能通过梦境预知未来...展开

本书标签: 鬼怪小说 校园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白枭翎 第十七章:暗潮涌动 免费试读

然而元陌一招比一招凌厉,很快冬青就没了说话的闲情,片刻后便被他制住了。

“指派你来的人是谁?”元陌的剑抵住冬青,柔软的皮肤被锋利的剑尖刺破,一丝血液顺着修长的颈间蜿蜒而下。

“…”她一脸犹豫,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出卖自己的主子。就在冬青打算开口之际,她突然瞪大了双眼看向元陌背后,惊叫道:“白枭!你怎么会在这里!”

元陌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已是十分焦急,完全失去了惯有的冷静,被她这么一诈居然真的一晃神打算扭头。虽然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然而冬青等的就是这一刻,彩绫出手,不但弹开了元陌的剑,还瞬间缠上了他的脖子,情形立刻反转。

“要是白枭大人看到你对她这么深情一定会感动到哭的。”冬青缓过了神,慢慢平复刚才紧绷的神经。只是这次她可不敢放松手上的力道了,一边抽紧绫罗、一边转到元陌身后,用着磁软魅惑的声音说到:“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吗?和白枭比起来我可是有女人味的多了,更不会像她那样不解风情,一定会让你**的—”然而话音未落,只见血花四溅,一道剑光在她身上绽开!

“—额!不可能!你—”冬青的颈部被划开一道巨大的血口,只见她的鲜血喷出,瞬间白衣就被染成了红衣。

原来竟是元陌借着两人身体欺近,转身反手抹了她的脖子!

他不屑与她解释,只身体力行的实践了自己那句“如果不想死的太难看的话就不要对丘涣出言不逊”的话。随后不顾自己因为脖上的紧缠而呼吸困难的状态,立刻几个起落便离开这里,迅速赶回了客栈保护丘涣。

元陌事后想来也不明白为什么冬青会认为她的彩绫缠住自己之后,他就没有了反击之力。其实不然,冬青的武功不甚精妙、却能得到她主子重用的一点就在此,此人不仅武器是剑走偏锋,在传统武学之外,还习得了一身高超的媚术,往日只要是她用心勾引过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之下的。在冬青心里,先前元陌失去冷静的原因正是因为他被自己影响,她在说话间一直不断施展着媚术,自以为她已经牢牢的将元陌控制住了,压根就没想到元陌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她的媚术影响一星半点。

可怜这一代尤物就被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斩于剑下,至死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

==========

大约黄昏时候三人就到了信乡的中心地区—风尘街一带。去的时候要快得多,回程路上因为考虑到段云翮这个伤员,不仅用了大马车,而且一路上也驶的很平稳。这还是因为出发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谷远的边缘了,不然怕是要到夜中才能回来。不过与程景天约好的日子是后日,就算到夜中回来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在他来之前丘涣也没有找其他医者的打算,无所谓急不急。

不仅是因为一事不托二主,星谷谷主都看不好的人,爷那就是要定了,找其他没用。再者,段云翮中毒的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万一被传出去,丘涣也担心有人借她要挟自己,或是段云翮的背景给她染上什么麻烦。毕竟她对段云翮的过往并不清楚,虽然上次有答应过元陌要查一下,但是后来这事还是被搁置了。

这么说起来元陌之前的评价倒也中肯,丘涣和段云翮两个互相不知道底细的人,却有着异样的信任,甚至连自己的安危都能不顾,这在旁人眼里看来确实是很奇怪的。

当然了,因为不清楚段云翮的背景而产生的谨慎,和嫌弃她拖累自己是完全两回事,丘涣肯定是没有后一种想法的。不论她们二人的私交如何,只说这次段云翮不顾自身安危救了丘涣,她就有这个义务要保护好她了。

回到霜林苑,显然是空无一人的,元阡也没有回来。丘涣她们不知道元阡已经被灰鸢抓住,还以为她暂时没有在灰鸢身上探查到有用的,继续在谷远潜伏着。只能说往日里元阡就常常一出门便是几日,丘涣也不要求她时时刻刻把任务的进展报给自己,才导致了这次元阡出事、她们却毫无察觉的情况发生。

寂静的霜林苑中,他只想着要保护好她,她则是走一步看一步,除了偶尔忧心那昏睡之人以外再无计较。

一夜无话。

独独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大漩涡在这平静空气之下默默的酝酿着,待到时机成熟便要将众人一举吞噬。

==========

次日。

丘涣难得没有睡到日上三竿,而是在一般人眼中的正常时间、对她而言则属于极早的时候起床了。随后独自更衣、洗漱,头发则是让元陌帮忙束的。

她们这一行的似乎都不喜他人近身,比如她、明臻、元陌、元阡,以及那日见到的灰鸢,全都没有近身伺候的人。大概是的警觉性比较强,就算是那种无害之辈,被随意靠近的话也会有些神经紧张的缘故吧。

讲到这里倒有一事不得不提。冬青那些动摇元陌的话,说来其实是潼楼上下的共同认知了。因为明臻的武功比元陌好是有目共睹的,而丘涣的实力又通常被无视,一干人就普遍认为明臻是为了讨好丘涣才让出白枭的位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元陌就很尴尬了,他一方面是丘涣(众人眼里的挂牌楼主)的护卫,一方面又是潼楼六巢主中最重要职责之一游隼的担任者。照常人的思维来看,他当然应该舍去护卫一职,既可以不用屈居人下,又不会让明臻(众人眼里的正牌楼主)对他产生顾忌。然而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元陌不仅没有离开丘涣,反而成了楼主的代行人,明臻居然也没有对此表示任何的不满。于是搞财政的辉亭部里那一群八卦份子的血液通通沸腾了,成天就以探寻这三人的情感之路为乐。丘涣还曾经拜读过在潼楼内部流传很火爆的一本手抄本,中心思想是明臻真正爱的人是元陌,两人不过借着丘涣的名义暗度陈仓而已,看的她当时笑到肚子痛不说、那几天元陌都不能和她对视,不然必引发一场止不住的爆笑。

由此明显可以看出,明臻和元陌两人的行为在常人眼里都是非常古怪的。其实就算丘涣的实力要高出明臻,反正知道此事的人不多,丘涣本人又对权势没什么欲望,明臻真的自己坐上了白枭的位子也没什么,料想丘涣也不会对他有意见的。

所以说是明臻“让位”给丘涣,实则为他的一点小手段。明臻知道表面上他似乎可以顺理成章的接任白枭,然而当时在丘涣身边、有实权的人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个元陌,元陌却是完全服从于丘涣的。一旦有朝一日自己上位时丘涣只是抱着不置可否的态度,那么元陌必然会反弹。游隼一职掌管着大部分的暗杀者,在明臻还没有掌握楼内其他势力时是绝对不敢与之对抗的。所以明臻此举,一是为了让丘涣顶缸(上任白枭无故死亡)二是为了能在暗中积攒势力。

他深知灰鸢和兀鹫并不服丘涣的领导,尤其白枭翎之事迟早有一天会暴露,此时潼楼必定会遭受一次巨大的震荡。丘涣本就不喜这种争权逐利,一旦内部矛盾爆发她又无法处理,不用他开口,她就会主动让他接手潼楼。那时他既能得到白枭的位置,又不用担心游隼的反弹,还能收获丘涣的感激,可谓是一石多鸟。

而说到元陌则更加奇怪了,游隼的位子放在国家里就相当于一个一品大臣或者更高,这样的人居然还上赶着要当“皇上”的御前带刀侍卫?再怎么御前,也比不过自己掌权吧?况且他还身兼着照看“丘涣帝”的生活起居,小至梳头吃饭、大到身家性命,无一不是由他负责,说他对丘涣“毕恭毕敬”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众人想不通,丘涣本人却是自以为她清楚的:元陌的情况其实和商容有点相似。是的,他也被丘涣救过,如同这次段云翮救丘涣一样。

那时丘涣的义父被元陌下了必死的剧毒,他自知不能活命,无论如何也要拼着最后一口气杀掉弑主的元陌—元陌是丘涣的侍卫,他是丘涣的养父,那么元陌毒害他自然也是弑主—却被得知了之后赶到的丘涣救下了。只是她义父的绝命反击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纵使当时的丘涣已经将化雨诀练到了十五层、而她义父只有十三层而已,她还是被义父打成了重伤,在程景天三日三夜的救治下才终于保住了一条命,随后整整修养了一年才把身体稍微养的好了些。丘涣以为是自己舍身救了元陌的举动让他感动,他才会对自己这么好、好到说是有求必应也不为过。

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虽然元陌的剑术在那时已经是十分精妙了,但是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却一直抱着“牺牲”的心态,从没想过自己能从丘涣义父的剑下活着回来。之后丘涣的举动可谓是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万分复杂,担忧、自责、感动之类自不必说,他最不能相信的一点,就是元陌本以为自己对于丘涣而言不过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一个明臻的替代品而已,却惊觉她居然为了他连生命都可以放弃。从此元陌便知道,原来在丘涣心里也是有自己的位置的,后来才会偶尔和她有比较亲昵的举动,不然以往丘涣要是想靠他近一点他都是要躲的。

所以元陌对丘涣的照顾几乎完全是发自内心,或者说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屈居人下、反而是以照顾她为己任、是把这件事当做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去做的。

然而偏偏由于他的改变,却让丘涣误以为元陌其实并不喜欢自己,只是碍于自己对他有恩才忍受了自己了亲近。这般阴差阳错要是有一天揭开了,想是两人都会啼笑皆非的吧。

==========

开门之前,丘涣特意让元陌去了玉堂阁一趟,告知商容自己已经回来了。

在晚些时候,商容果然来了霜林苑。他们隔几天就会在一起吃顿饭,这在认识之后已经形成惯例了。

只是这次商容出现的时候还带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