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无非是想要为皇

更新时间:2019-06-30 18:11:36

无非是想要为皇 已完结

无非是想要为皇

来源:腾文 作者:玄衣长年不洗 分类:言情 主角:华黎锦殊书

《无非是想要为皇》是由作者玄衣长年不洗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无非是想要为皇》精彩章节节选:这是一个欢快的故事,这是一个不忍心让人难过的故事。故事中没有生离死别,也没有太多尔虞我诈,只是单纯地想让大家看着看着就露出会心一笑。 虽然很喜欢两个主角,可是更喜欢那个拥有湛蓝色眸子的家伙,因为他啊,...展开

本书标签: 总裁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无非是想要为皇 黄瓜小姐说得好,妾身名青萝 免费试读

突然乍起的人声吓得我虎躯一震,我几乎是想也不想,转身便要往花木林里跑。

燕天青却是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语气理所当然:“不要白费力气了,你跑不过它们的。”

“不跑了试试怎么知道跑不过!”即使手臂被抓,我脚下依然踩得嗒嗒作响。见燕天青铁了心不让我跑,我一毛,扭头瞪他。然而随着我的扭头,我不由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只见前方那片绿草如茵、繁花似锦的平地之上,有一群绿油油的人形物体以飞一般的速度朝这边奔腾而来。其身是柱,其肢是茎。待得追近,其全身上下遍布着的好似青春痘的鼓起也跟着见得清晰。

黄、黄瓜人?

我觉得我的三观被刷新了。

不过是一晃神的时间,黄瓜人便已来到近前。对我不掩歧视的目光视若无睹,它们迅速排成一列方阵,并对方阵之中的我和燕天青虎视眈眈。

站我跟前的那根戴着红领巾的黄瓜人举起手中的木剑,直指我道:“来者何人?来我锦绣国有何意图?”

我往燕天青身旁挪了几步:“晚饭吃凉拌黄瓜如何?”

闻言,燕天青睨了我一眼,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不…”

红领巾黄瓜却厉声打断了燕天青的话:“放肆!竟敢在本将军面前说要吃黄瓜,不要命了你!来人啊,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话音一落,数千根黄瓜人举剑朝我们逼近。

笑眼环顾着渐渐围拢的黄瓜人,我右手一翻,准备好随时攻击。燕天青却在这时再次伸手拽住我,并摇头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不要轻举妄动?再不轻举妄动就只有被一群黄瓜人抓回去吃牢饭了。传出去还不笑掉人的大牙。再者,谁知道它们吃的是肥料还是大便。

使力一挣挣脱了燕天青的手,我看着他的眼睛,话中带话:“燕尚书,你似乎很熟悉这里的一切。”

“没错。”燕天青倒是毫不犹豫地承认了。见我蹙眉,他扫视一圈作势要拿下我们的黄瓜人,沉声道:“所以,请相信我说的话,不要与它们对抗。”

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燕天青所说的话?

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燕天青的灰色眸子,我手上气力一泄,任凭黄瓜人反剪着我的手,给我戴上了枷锁。

不过我无妨赌上一赌。

*—*—

要死不活地靠在铁栅上,我用余光瞟着隔壁牢房里的燕天青,话说得绵绵无力:“这些个该死的黄瓜人,居然真的是长大的!这不是存心要饿死本少爷吗。来人啊,给我一口水啊!我要喝水…”

“叫什么叫,叫个屁啊你!饭点儿还没到呢,别打扰大爷们打牌!”牢房入出口处传来狱长黄瓜骂骂咧咧的喊话,间或骰子撞击声,“大!大!哎哟**,怎么又是小!混帐!你小子一定是又出老…”

我翻了一个白眼,干脆地闭上了嘴巴。

燕天青淡淡道:“你不要再叫了,再坚持几天就可以通过考验了。”

“说得轻巧。本少爷从小娇生惯养,岂能如你一般皮糙肉厚耐磨抗打。”没好气地哼了几哼,我道:“话说回来,你不是说你是兰陵帝的后裔吗。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使用你的特权,让我们跳过‘肉体之难’这一环节?还是说你其实很喜欢挨饿?”

“若要得到兰陵宝藏,就必须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没有理会我刻薄的言论,燕天青头一仰,抵住了身后的墙壁,望着天花板道:“即使我是兰陵帝的后裔,一样不能幸免。”

我直想撬开他的脑袋来看:“你装个鬼啊你!别以为我没听到,进来之前,狱长黄瓜问过你要不要开挂的对吧。虽然不知道开挂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人家都主动打开后门请你进去了,你到底为什么要拒绝啊?你不乐意享受特权,就让给我去享受不好吗?”

恨铁不成钢地大声教训着燕天青,我喘了口气还要继续,一道娇媚女声却在这时于牢房角落的阴影处响起。

“姑娘这话妾身喜欢。我说小青儿,阔别十年再见,你依然还是这么的死板无趣。”

渐渐地,说话者从阴影里走出,露出了大半身体。我在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我。末了,她缓缓勾起画有蔓蔓青萝的嘴角,一步步朝我走近。

“你身体里藏着的东西可真有趣,浣…”

“黄瓜成了精?”我猛地一声大叫,硬是把她的话噎了回去。

闻言,黄瓜精的身形一僵,头上戴着的黄瓜花跟着立起。她目光凶狠地瞪着我,姣好的面容上满满的全是怒意:“妾身讨厌被人说成黄瓜精!”

“本少爷也讨厌被人说出秘密。”我不甘示弱地瞪着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之意。

如是对视片刻后,黄瓜精眼中光芒一闪,遂露出了似怨还嗔的表情。青色绣鞋一挪,她蹲到我的面前,用涂着绿蔻的食指挑起了我的下巴。

“你一介陆地上的,究竟是凭什么来与妾身较劲?”

我扯着唇角,随她瞎嘚瑟:“真以为自己长在海里,就成了优质黄瓜精?啐,信不信本少爷分分钟大便泼你一脸。”

下巴一痛,是她用指甲划破了我的皮肉。

我立时语气斗转,哀声讨饶道:“诶诶诶,君子动口不动手,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黄瓜小姐还请手下留情!”

与此同时,一直静静地待在隔壁牢房里的燕天青开口帮我说话:“姑姑,她是我的朋友,你不要为难她。”

两厢齐下,好歹是保住了我的下巴。

“妾身名青萝,你这莫再乱叫,否则妾身把你丢出去喂人鱼!”语罢,黄瓜精眸儿一横,放开了我的下巴。

我见好就收道:“青萝小姐大人有大量,必能越长越年轻。”

话是这样说,我一边按着流血不止的下巴,一边在心底将她骂成了风干多年的老黄瓜梗。

黄瓜精没有理会我的油嘴滑舌,而是徒然消失不见。下一瞬,她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隔壁牢房,与燕天青相对:“小青儿,你忽然重回锦绣是为何?”

“我来此是为执行皇命。”说这句话的时候,燕天青一直有意无意地瞄着我。

“皇命?”黄瓜精一声惊疑,遂道:“十年前你开启了兰陵宝藏,为何至今还没有令九州统一?”

看来关于兰陵宝藏的传说应是属实。不过,为什么会是燕天青?

“当年我就说过,我意不在此。所以对不起,姑姑,即使你强迫我接受了兰陵宝藏,我的想法依然不渝。”说完,燕天青执起黄瓜精垂在身侧的手,贴上了自己的右脸。

黄瓜精以指摩挲着燕天青眼角的那道刀疤,目光温柔:“傻孩子,不必说对不起。谁能想到兰陵帝叱咤九州一世,其子孙后代却是一个也不愿延续他的传奇。呐,这都是命,是命…”

见黄瓜精感慨得愈发起劲,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结果黄瓜精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倏地转过头来瞪我:“你这委实讨厌,偷听妾身谈话不说,竟还露出此种表情!当真不怕妾身丢你出去喂人鱼?”

我半张着嘴巴,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睡意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郁闷地一咂嘴,我贴出笑脸,躬身献媚道:“青萝小姐息怒,小的这就收起脸上的表情,洗耳恭听您接下来的谈话。”

*—*—

从牢房里面出来后,我们享受到了锦绣国至高级的晚宴—特制大便全席。

以上纯属胡扯,的是黄瓜人,我们享受到的是深海鱼之饕餮盛宴。虽然深海鱼的味道实在不怎样。

从门牙里拔出骨比金坚的红烧鱼排后,我终是放弃抵抗地放下玉箸,以示进食结束。

席地跪坐在旁边桌子上的燕天青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从牙齿里拔出一根闪着银光的鱼刺。

果真是要把人逼疯的节奏。

一曲笙歌结束后,殿内舞姬退下,再上另一群舞姬。

我嘴上叼着夜光酒杯,斜眼打量着大殿中央正踏着优美舞步的舞姬们,感觉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以为长了人的形状,就真的是人了么?黄瓜人们!黄瓜精打扮得是怪异了点儿,可人家好歹长了副倾国倾城的相貌!然而你们是要做什么?头顶长花是女,胯下长疙瘩是男?你们的性别要不要区分得这么儿戏啊!知不知道身为人类,我表示压力实在好大!

齿间一个不小心,啮碎了杯沿。

“啪”地一声脆响,残缺的夜光酒杯坠到桌角上,磕了个粉碎。

闻声,侧身躺在首座之上的黄瓜精眼眸一转,睨了我一眼:“你又想作甚?”

“我想大便。”慢条斯理地拂开了溅到身上的翠玉碎渣后,我回睨着黄瓜精,表情淡淡。

燕天青剥荔枝的动作顿了一下。

黄瓜精扬起细长上挑的眉毛:“如厕请去厨房,妾身会发自内心地感谢你为妾身的子民的粮食所作出的贡献。好意提醒一句,如厕便如厕,不该去的地方就不要贸贸然前去打探了。否则—哼。”

敢不要这般敏感吗。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李时一那个**诚不欺我。

“既是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拍了拍坐皱的衣袍,我自席上站起,对黄瓜精躬身作揖,道:“敢问青萝女王,在我们之前,你有见过其他人吗?”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