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Undefined index: is_timing

Filename: 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Number: 73

Backtrace: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73
Function: _error_handler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17
Function: ini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ntrollers/Xiaoshuo.php
Line: 12
Function: __construc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index.php
Line: 315
Function: require_once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Undefined index: is_timing

Filename: 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Number: 74

Backtrace: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74
Function: _error_handler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17
Function: ini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ntrollers/Xiaoshuo.php
Line: 12
Function: __construc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index.php
Line: 315
Function: require_once

 渡异录于蒙孙军曲梅寒全文阅读 渡异录精彩章节-天天小说下载网
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渡异录

更新时间:2019-07-04 17:19:58

渡异录 连载中

渡异录

来源:掌文 作者:未济488045 分类:悬疑 主角:于蒙孙军曲梅寒

主角是于蒙孙军曲梅寒的小说是《渡异录》,是作者未济488045最新写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地万物,皆有其所。所谓天道,井然有序也。人为万物之灵,得天地眷顾,常为异者所嫉,所忌。异者,神,仙,魔,怪,精,鬼者也。常思犯人之界。此为天道不容,违秩,违序也。我的职业,就是一名渡异师,专门就是处...展开

本书标签: 校园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渡异录 第十二章情况复杂 免费试读

孙军一下子被我噎住了,他跑腿卖嘴皮子绝对是一把好手,但说到真正解决问题,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我要是真的撒手不管,跟他对调一下工作,孙军估计吐血的心都有。

“哼,什么人呐,还不差饿鬼呢,我可倒好,干着事还得受威胁。”孙军的牢骚,基本上是可以无视的,这小子就是属于老实马,干活你去,有什么事情先收拾你,杀鸡骇猴那个鸡的角色。

“拉面馆啊,我等你。”我和孙军之间,也基本上是这个套路,用他的时候,饭菜准备好,我坐等。等我要出时候,什么杂七杂八的事儿,孙军是绝对有眼力的。

孙军跑去打探了,我则是到了单位旁边的一个小拉面馆,叫了一盘牛肉,两大碗拉面还有两瓶啤酒。

跟以往一样,牛肉刚刚上桌,孙军也就办完事了。

不过,跟以往不一样的是,孙军并没有打开啤酒给我倒上,而是坐在那里喘粗气。

我心里升起了一股很不好的感觉,想了一下,打开了啤酒,给我俩的酒杯倒满之后,端起酒杯跟他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怎么回事?挺棘手的?”

孙军伸手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夹了两块牛肉吃下后,打个饱嗝说道:“咱兄弟的麻烦,有点大了。”

“能大到什么地步?”我心里是有点准备的,但孙军的表情,还是让我心中不安的感觉强烈了一些。

“青石河到山后王家一线道路建设,属于家庭个人的土地产权,都已经说好了,而且都已经签了补偿协议。理论上,是不存在产权纠纷了。”

“别整那些没用的,我想听的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就一个地点,公路线要经过一个地方,插旗山。这个插旗山在山后王家和山后张家两村之间,其中一部分是个坟茔地,葬着两个村死去的人。本来跟这两个村的人都已经商量好了,村民也都同意,将亲人的坟迁到市里划拨的公墓地段。但在几个无主坟茔上,有争议。”

插旗山这个名字,实际上是近几十年才有的名字。

那个地方我回家的时候曾经路过,插旗山根本就不能叫做山,就是一个小丘陵鼓包,海拔也就两百多米。

近代时候,据说山上曾经插过旗帜,所以在建国后地理勘验的时候被定名为插旗山。

孙军所说的坟茔地,我也有印象,距离目前还未改建的公路有五公里的直线距离。

按照新的公路改建规划,新公路整体向西平移六公里,这样,正好能够避开一些比较复杂的低洼地质条件的施工地段。

虽然走插旗山需要开山,但比通过复杂地段的施工,能节省不少成本。

目前,产生争议的地方,就在插旗山上的几座无主孤坟。

按照常理说,无主孤坟,谁也不会去管。可偏偏两个村的村民还有商,因为几个孤坟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听到这里我听不下去了:“那关咱们所什么屁事?是当地村民的亲属,那没办法,必须要征得亲属同意。如果没有归属权的纠纷,划归国家统一,咱们只要发证就行了,叽叽歪歪干什么?”

孙军一咧嘴道:“谁说不是呢?可村民不讲那个啊,已经谈得好好的,却忽然变了脸,说插旗山上的坟茔地,归他们所有,自己家的亲人坟墓,可以迁,但那几个无主孤坟,不许迁。”

这个要求,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想了一下:“是不是因为钱的事情?”

这年头,拆迁想着狠捞一笔的人大有人在,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出能有什么别的理由来。

孙军神秘道:“要不说这事邪门呢,商已经同意加钱了,可村民就是不愿意,你修公路可以,我们也不要钱,但一定要保留那几个无主坟茔。而且要签署新的合同,对保留无主坟茔进行约束。”

我明白了,怪不得这件事情必须要土地部门出面呢,整件事情,相关部门看似谁都有管辖权,但最后还是要落实到土地所有权上。

明晰了土地所有权,就可以按照法律法规来执行了。

土地所有权归村民,那就必须要征得村民同意。而要是归国家的话,那村民就无权干涉。

法律规定倒是十分清晰,可具体到实践当中,就很难界定。华夏农村,房屋,农田,还有相应生活配套资源,有属于村民个人的,有属于村民集体性质的,都有相应的法律条文相对应。

村民家庭住房,是最明确的产权归属,虽然宅基地是村集体所有,但只要有人在,住房所有人是绝对拥有产权的。

农田,口粮地是属于家庭个人的,因为这是农民生活的基本保障,国家也是绝对保护的。但分得的口粮地之外的农田,就是村集体所有的。

生活配套设施,包括生老病死,都要划拨出专属的区域以满足需求。

坟茔地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归属权划分,坟茔地应该是属于村民集体所有,只要征得村民委员会一定比例的成员同意就能够处置。

关键的问题就是,国家只规定了这些地方属于村民所有,而没有规定具体的大小,那么,两个村的村民只要统一口径说那个地方就是村所属坟茔地,就只能归村民集体所有。要取得土地使用权,就必须要征得两个村的村民委员会的同意。

头疼啊头疼,按照我的经验,这样的事情就只能是无休止扯皮,已经扯到这个地步,就只能是两种可能,或者是开放商让步,或者是村民让步。

“军啊,村民为什么要保留那几个无主坟茔,有什么说法么?”

“当然有说法了,村民说是那坟里埋葬的是将军,煞气重,要是动了坟,会影响到他们未来的生活。”

我一翻白眼,这事儿更麻烦了。别的都好说,但牵扯到此类事情,根本就没法谈。

孙军还想介绍情况,我一摆手:“别说了,你说的这些,已经够我烦的了,再说今晚我恐怕都没法睡了。”

我和孙军都知道摊上的事太麻烦了,因而也都懒得说了。

吃,直接回宿舍休息。

这么多天,总算是睡了个好觉。但清早起来,想想要去做的事情,顿时头大无比。

再怎么头疼,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的。单位安排的工作,其实跟炸碉堡没什么区别,扛着炸药包上就行了。

我和孙军,很有幸坐上了单位派车,先赶到所属区域的口子镇驻地。公路建设综合办公室,就在这里。

综合办公室主任,是由口子镇镇长荣伟声兼任的。一看到我,这位主任就像是见了救星一样,马上把办公室里的人员全部叫来,告诉大家,这位就是市里派来的专门解决难题的领导,让大家热烈欢迎。

综合办公室的人虽然都是热烈鼓掌,但我看得出来,各种表情是很不一样的。有的如释重负,有的则是怀疑,还有几个是幸灾乐祸的神情。

荣伟声握着我的手,叨叨叨说了一顿外交辞令,借口自己还有别的工作,挥手叫过来一个叫张硕前的办事员,给我介绍,他是山后张家村的人,有什么事情可以问他,就溜之大吉了。

其他的人都跟我礼貌性客气一下,推说有别的事情,眨眼间就把我晾在那里了。

我看看这个张硕前,能有四十上下年纪,穿着打扮,有点城里人的味道,但那张脸和那双手,却是留下了深深的干农活的痕迹。

这人很明显跟我是一路人,前进路上的趟雷手。重活,脏活,累活,全都是被包干的。

我没时间感慨,更没时间抱怨综合办公室给我分了这么一个人。

恰恰相反,这样的人最熟悉情况,不管他办事怎么样,他知道的是我最迫切需要了解的。

“张师傅,能给我介绍一下具体情况么?”我需要赶紧进入到工作中,事情能不能解决再说,最起码态度要积极。

“领导,现在最麻烦的不是村民那里了,而是商闹幺蛾子了,他认为成本有些过高了,需要一定的补偿。”

我闻言一愕,这可是孙军所没有打探到的啊。

“张师傅,不是说村民要保留几处孤坟么?怎么现在成了商要价了?”

“咳,领导,这里面的事儿多着呢,外面的传言是传言,实际上…”说到这里,张硕前看看左右,确信无人之后,压低声音道:“商要价不过是个借口,实际上,那块坟地闹鬼。”

我一下子如坠雾里,从昨晚到今早,听到的说法已经有多个版本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孙军,怎么回事?你可真行,难道昨天你打听的,都是小道?”

孙军也纳闷了:“蒙子,你可别冤枉我,我可是从分管领导那里得来的,不信,咱们回去可以对质!”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