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Undefined index: is_timing

Filename: 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Number: 73

Backtrace: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73
Function: _error_handler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17
Function: ini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ntrollers/Xiaoshuo.php
Line: 12
Function: __construc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index.php
Line: 315
Function: require_once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Undefined index: is_timing

Filename: 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Number: 74

Backtrace: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74
Function: _error_handler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re/MY_Controller.php
Line: 17
Function: ini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application/controllers/Xiaoshuo.php
Line: 12
Function: __construct

File: /home/www/hnylmp.com_new/index.php
Line: 315
Function: require_once

 主角是龙昊赵晓成的小说在线阅读 源罪审判免费阅读-天天小说下载网
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悬疑 > 源罪审判

更新时间:2019-07-04 18:17:13

源罪审判 已完结

源罪审判

来源:暴风看书 作者:野子 分类:悬疑 主角:龙昊赵晓成

《源罪审判》是野子最新写的一本推理悬念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龙昊赵晓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源罪,是内心中最本质的罪恶。——贪婪、自私、自卑、嫉妒、虚荣、仇恨、色欲……都是人性中最原始的罪恶。而当这些源罪被激发之后,就会让一个人的心理变得阴暗扭曲,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他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源罪审判 第11章 疑点重重 免费试读

龙昊哈哈大笑拍着陈叔的肩膀,“陈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幽默?”

陈叔扑哧一声笑了,“你是龙家唯一的儿子,老爷的心头肉,龙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非要去干什么警察,你那一个月的薪水够不够你这车的油钱?”

龙昊笑而不语,他明白父亲对自己的期望,可是他志不在此,只能让年近花甲的老爸继续为龙家的生意在商界打拼。

“陈叔,我爸和小妈还没回来?”

“没呢,老爷说有个会还没结束,跟太太晚一会回来,让厨房先准备晚饭!”

龙晴伊呢?今天不是星期五,她今天应该早到家了!

女佣接过龙昊的外套和车钥匙,龙昊舒服地靠进沙发里,接过陈叔递来的茶喝了几口。陈叔也纳闷地看看时间。

“是啊,大小姐也没回来呢!”

“谁说我没回来,我这不是回来的很及时吗?”

陈叔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高挑,扎着马尾的俏丽女孩从门口奔了进来,一头扎在龙昊的怀里,撒娇地喊道:

“哥,你再不回家,我都想不起来你长什么样子了!”

龙昊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你自己照照镜子不就想起来了,咱俩长得一个模子!”

“瞎说,我长得这么清纯可爱,你长得嘛,帅气逼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哎,我的同学都很仰慕你,怎么样,改天我介绍几个漂亮的给你认识?”

龙昊一把推开鬼灵精怪的妹妹,“停,我可没功夫陪你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玩!你放学不早点回家,是不是又跟她们疯去了?”

龙晴伊撤撇嘴,一副不屑的样子,“哪有,是我送我同学回家发现她父母都不在家,而且家里满地是血,她给父母打电话说她门住院了,我又把她送去了医院,谁知道她父母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肯报警!”

龙晴伊的话引起了龙昊的职业病,又追问,“家里的?什么情况还需要报警?”

“的解释是说家里遭贼了,刺伤了她父母跑掉了,因为没损失什么财物,不肯报警,说怕丢面子!”

“入室末遂,伤人?”

龙晴伊又撇撇嘴,“谁知道呢,一个小国营企业的领导,就知道死要面子!”

龙昊还想问些什么,门口就传来一个中年男人铿锵有力的责备声。

“一回到家就谈什么案子,你当这里是警局?”

龙晴伊吐吐舌头,拉着龙昊站起身,地产巨头老爸龙在天站在龙昊面前,一副威严的样子,当他的眼神看到儿子有些疲惫的神态时,眼中闪过一丝柔和。挥挥手,示意大家去吃晚饭。

晚饭后,老爸拉着龙昊下了几盘棋,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半夜,只好留在家里过夜。脑海里又浮现龙晴伊的话,一起入室末遂,一起入室未遂伤人...

第二天,赵晓成和肥仔调查结果,假发专卖店老板,酒红色假发只进过一批,去年就已经售罄,因为颜色已经被淘汰,所以再也没进货,换成了新走俏的赤红色。曾购买过酒红色假发的人虽然为数不是很多,但是老板没有记录,一时很难查找。

龙昊思索片刻,“也就是说,不排除有其他购买酒红色假发者,与本案有关!”

“是,如果按这条线查下去,不亚捞针!”肥仔接话道。

龙昊忽然想起昨晚龙晴伊的话,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走,去一趟张大富家!”

何金哲等人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看他坚毅的表情,也没多问,急匆匆跟他走出办公室。通过物业,龙昊很快拿到了张大富住所的钥匙,门刚一打开,室内灰白色地板上的几片暗红色污渍映入眼帘。

办案经验丰富的何金哲眼神一凛,脱掉鞋子赤脚走进去,蹲在暗红色印记边,伸出手指刮起一点暗红色液体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是血!”

龙昊在门口的鞋柜里找出鞋套分给大家,他自己疾步走进卧室,一百多平米的住宅,卧室的居住面积很宽敞,欧式大床上,白色羽绒被拖到地面,两只枕头其中一只放在床脚下,上面有明显的压痕。大床左侧的床头柜柜门大开着,里面只有几份材料。

龙昊靠近床边,戴上手套翻了一下被子,忽然,他的眼神被洁白床垫上的几根红色毛发吸引住了,他的眼睛一亮,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

“打电话叫勘察员!”

他紧绷的脸颊,严谨的表情让其他人不敢怠慢,急忙拨打了局里勘察科电话。何金哲特地趴在地板上偏头看床下,可是一无所获。龙昊凝神望着地面上有压痕的枕头,心里确定了他直以来的疑点。

“案发前,这里肯定有一个人跟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

“你的意思,凶杀是个女的?”赵晓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何金哲拍拍手上的灰尘,嗤笑一声,“谁说发生过关系就定是女人?”

赵晓成咽了咽口水,脸腾地一下红了,肥仔盯着那几根红色毛发,酒红色!跟强子家发现的毛发是一个色系,他的心里对杜丽的口供开始动摇。

勘察员收集了现场所有证据,认定前天晚上,这里有打斗过的痕迹。在张大富的被子上,提取到了他的体液样本,但是同样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龙昊站在室内,锐利的眼神四下环顾,张大富家虽然算不上高端小区,可是他家的防盗也不是可以轻易破而入的,唯一的解释,门没有上锁,所以嫌疑人能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从正门潜入室内!

而且与以往两起案子不同的是.张大富家并没有遭到洗劫,除了被褥,所有物品摆放整齐,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提取了三枚脚印和指纹,确定属业主本人一家三口外,没有第四个人的痕迹!

“看来嫌疑人入室之前是做了充分准备的,手套脚套,确定自己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何金哲看着现场勘察报告说道,龙昊走到厨房和卫生间窗户跟前,晃了晃牢固的防盗网,没有破损痕迹,走到门口,扯掉手套和脚套。

“去医院,张大富和他老婆是被害是现场目击证人,差点送了小命,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