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耽美文 > 白月如衣

更新时间:2019-07-10 18:11:03

白月如衣 已完结

白月如衣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温戏 分类:耽美文 主角:白翌乔月如湛

小说主人公是白翌乔月如湛的小说叫《白月如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温戏创作的耽美小说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翌乔已经被绑在这里三天三夜了。他武功尽失。骊山一代宗师,如今沦为他人的阶下囚。“白乔。”清冷的声音在他的面前响起。他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冷峻嗜血,无情无义。但此刻站在略显茫然的人面前,竟慢慢红了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月如衣 第十一章 风起云涌(二) 免费试读

掌门选任大会即将开始。可这时,花梦戏那边却传来,梦琴楼楼主近日腹痛难忍,恐怕不能及时参与选任大会,可否将大会推迟几日。

有些敌对的人冷嘲热讽道:“花小妹从小到大可从没出过什么状况,怎么时至今日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大会怎么可能因她一人之故就有所耽搁,既然赶不上就交出选举的权利吧。”

“果然是外边捡回来的野丫头,就算练就了这个能耐也没那个命!”

也有胆小的警告同伴:“别多嘴了,花梦戏现在可不是我们能欺负的小丫头了,现在的她听到这些话,还不撕烂你的嘴!”

“就是就是,整天一副穿衣粉黛的样子,心比谁都狠,当初来的时候就觉得不是块善茬!”

“喂喂!你怎么也跟着说上了!隔墙有耳!”

三日后,选举大会如期举行,花梦戏坐在席上,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眼神中的凌厉却更加咄咄逼人。

“各位!”一个伶因弟子上前主持。

“今有幸请到各派前来参加伶因派掌门选任大会实属伶因之荣光。可惜先任掌门死于非命,至今仍未查出凶手。但伶因不可一日无主,今天我们就是希望在各派的下,给伶因选出最合适的当家人选。”说完便行一礼,“拜托各位掌门和同修了。”

场内一片安静。

主席台上坐着花梦戏、冥柠、白狐和萨多娜四人,周围还有一些小势力,但够不上占据一角的小头目。

今天的冥柠用了真面目,只不过蒙了一层面纱,若隐若现着精致的脸庞。萨多娜的风格一向妖艳,画着浓重的眼妆,巴掌大的脸上画着一朵鲜艳的鲜花,眼神里说不尽的魅惑。花梦戏还是穿着粉**嫩的衣裙,与她的年龄合适的紧。

白狐自然不用说,仿佛堕入尘世的仙子,一举一动都令人垂服。只不过眼神有意无意的总是瞟向与她隔着一位的花梦戏,眼睛里有种读不懂的情绪。

主持过了一会儿又继续发话:“骊山一派是我们公认的最有实力和威严的一派。先前已有多位掌门成仙隐退,不如我们就请骊山掌门白掌门先发言。”

白翌乔一身白衣,拿着茶杯的手没有任何停动,放下杯子走向主席台。

“六大门派相聚伶因,并是为施与压力。众位必望伶因能顺选掌门,给伶因一条光明正途。至于选取方法和标准,希望伶因广开言路,公平公正。”白翌乔的声音带着一股清凉,像少年音。但是其中的分量却令人不敢忽视。他没有给出实质性的意见,也不会给出实质性的意见。七大门派唯骊山马首是瞻,一旦白翌乔有所倾向,就几乎等同于。

“我推荐白狐。”静寂的场上忽然冒出一个声音。

这是还清门的一位长老。她此来一是带着小辈,怕她们压不住场,而是减轻掌门的压力。

“我推荐冥柠。”另一个反对的声音出现。说话的人是昭化的掌门人,他身着阴阳八卦的道服,留着两绺山羊须,带着一股不满的笑意转向还清门,“明长老,这世人皆知还清门人如其派,一清二白。可你也不能要求这世人都像你们一样过于素净。白狐虽好,可几乎不出世,光有个清白的面容怎么能当的了掌门呢?”

这位明长老心性极好,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可否请单掌门跟大家讲讲您为何推荐冥柠姑娘?”

“这冥柠姑娘身价清白,而且把她掌管的芳琴楼的井井有条,无一不服。伶因掌门的选取本意就是要选择一位者,冥柠再合适不过。”

此时,又有宛南的弟子说道:“弟子斗胆,敢问单掌门,您口中的冥柠姑娘既然可任掌门之位,可您是否见过她的真实面容?”

单掌门微笑的脸上一滞。

那人又继续讲到:“既然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就算再有能耐也只不过是适合不受拘束。她既然习惯于穿梭普通的人群之中,又怎么能为伶因坐镇呢?”

单掌门正色道:“今非昔比,如果冥柠姑娘能当上掌门,我相信她不会把整个伶因丢在身后而自行行乐。再言,冥柠姑娘并不是游戏人间,反而是个非常靠谱的人。”

“还是花梦戏比较好!”百余的人从席间站了起来,“花梦戏年纪虽小,可悟性极高哦,而且是前掌门的关门弟子,备受宠爱,如果不是前掌门突遭横祸,想必也是要把掌门传给花小妹的。”

花梦戏放在腿上的规矩的手忽然一颤。

“各位。”冥柠忽然开口。

“各位来的都是名门正派,我们四个姐妹也在现场聆听。各位所支持的有所不同无可厚非,但请尊重当事人,我们在此,各位又何必一褒一贬,捧高踩低呢。”冥柠的声音很清冷,恰好能听出那一丝不快,却不会让人感觉到失礼。

那位宛南的弟子听得浑身一凉,不敢再言语。忌惮的向他的掌门投去目光,掌门的脸色不太好看,“今日花梦戏身体抱恙,自不能比武定夺。身在修行之道,有不可全凭文采。也只好询问各派的意见,加上伶因自身的调和,方得始终。如有失言之处,还请各位姑娘见谅。”

冥柠道:“宛南掌门客气。”

此时花梦戏说话,语气十分虚弱:“各位舟车劳顿,又日理万机,不可为小女子耽搁时日。是我花梦戏命中无缘,在如此重要的日子突然。各位修人不必为我争论不休,伤了和气。既然以往都是比武选任,那么这次,伶因也当如此。我身体有恙,放弃选掌门的资格。”

此话一出,席间大为震惊。

萨多娜玩着自己头发的手指停滞了一下,发出一声不被人察觉的轻蔑的笑。鲜红的指甲拂过自己的卷发。

“不可!”有人立马出来反对。

梦琴楼的都齐齐跪在花梦戏身下,请求主人三思。

“花梦戏是一楼之主,手下也有众多弟子,也曾深受前掌门重用,怎可因为一点意外就轻易地失去评选掌门的资格!”

“并非所有选任掌门的方式都包括比武,四位姑身手我们不会质疑,我们可选别的方式选出掌门!”

“对!不然前任掌门在天之灵,必会为这个她最喜爱的关门弟子感到遗憾!”

“白掌门,你说句话吧。”

被点到名的白翌乔抬起眸子,思考了片刻,说道:“不如,请各位姑娘用七日的时间去调查前掌门的死因。查清者为胜。”

“可是,万一这查不清楚怎么办?伶因掌门的死,众弟子们一定都有奋力追查,可是却从未有过头绪。”荀明派的掌门人荀探小心翼翼地。

白翌乔从容的说道:“七日之后,想必花楼主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如果到时没有优胜者,再比武不迟。”

有道理。

在场的人纷纷赞同。

花梦戏的眉头却皱了一下。

昨日。

三日前,各位掌门的会议......

单掌门:“白掌门,我们在前来此地的路途上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创伤。看来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明长老:“不错,若不是我陪掌门一同来此,还清门怕是有好几个跟随来历练的弟子都要折在此地。白掌门,我看你也受了些内伤。”

白翌乔暗暗惊叹明长老的细心,他也没有打算掩饰:“这次前来伶因,的确比我想象的还要凶险。不过,我心中的已然有一计,不知各位可否一听。”

荀探:“那是自然,白掌门但说无妨......”

白翌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防的是前掌门的小弟子,花梦戏。”

......

......

......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