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说下载网 > 小说库 > 重生 > 似此星辰非昨夜

更新时间:2019-08-23 20:16:48

似此星辰非昨夜 连载中

似此星辰非昨夜

来源:掌读520 作者:月半倾明 分类:重生 主角:顾蔓林弈

甜宠新书《似此星辰非昨夜》由月半倾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蔓林弈,内容主要讲述:明明是冷酷铁血的钢铁男人,为啥一见小媳妇就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林家画风日常,“媳妇儿,我饿了……”“吃饭去,唔……”“媳妇儿,我病了……”“那儿有药,嗯~~”某人抓狂,我又不是你的饭,你的药!混蛋你还有...展开

本书标签: 娱乐圈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三章 免费试读

一场冬雪刚刚席卷过大兴囤,村里村外一片银白。

顾洪生抱着一捆柴火走进院里,把柴垛垒好,跺了跺脚上的雪,才掀开厚厚的帘子进了堂屋。

热气扑面而来,膛下的火烧的旺旺的,赵秀莲正在摆饭,听见声响头也不回道,“回来啦?水瓮上给你晾了热汤…”

顾洪生到炉子前烤着手,往挂着帘子无声无息的里屋瞅了一眼,“蔓儿怎么样了,还发烧吗?”

“能有啥事儿?又死不了人,你看谁家像她这样,躺床上两天不动弹,真当自个儿是啥金贵大小姐了…”

赵秀莲絮絮叨叨的,声音里带着不满。

顾洪生不等她说完就掀帘子进了里屋。

屋里十分昏暗,窗户上糊着厚厚的纸,光线隐隐约约的透过来,照着炕尾一道瘦弱的身形。

顾蔓觉得难受极了,浑身上下没一点力气,身上滚烫。

听到声响,她奋力睁开眼睛,下一秒,一只冰凉粗糙的大掌贴上了她的额头。

“怎么还这么烫?闺女,闺女?”顾洪生轻唤。

顾蔓呆呆的看着这张年轻憨厚的,属于记忆中的父亲的脸。

已经回来三天了,她还是没有一丝真切感,整个人就像做梦一样。

她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可是一睁眼,却回到了十五岁的时候。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母亲唠叨,不熟悉的父亲。

上辈子顾洪生在她三十二岁时得了胃癌过世,他死前受尽了折磨,整个人皮包骨一样,她都忘记了父亲年轻时是什么样子。

“闺女,好些了吗?想不想喝水?”

顾洪生看女儿眼里涌上泪光,以为她是太难受了,顿时有些心疼。

顾蔓张了张嘴,嗓子哑的厉害,颤抖的叫出了一声,“爸…”

她都没有想到这辈子还有再见父亲的一天。

上一世,唯一心疼她的只有父亲了,她记得父亲临死前那么难受,却把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几千块钱偷偷塞给了她,嘱咐她别告诉姐姐。

前两天刚醒来的时候,她烧得迷迷糊糊,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现在真真切切看到父亲的脸,记忆就像开了闸的洪水,眼泪一下子疯狂涌了出来。

顾洪生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替小女儿擦眼泪,“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还难受?爸给你冲碗糖水…”

顾洪生转身出去,须臾,端着一碗热呼呼的白糖水进来,伴随着赵秀莲气急败坏的吼声,“顾洪生你个死人,家里白糖就这么点儿了,还敢浪费!”

顾洪生没理会外头,小心翼翼的把碗凑到顾蔓嘴前,笨拙的哄道,“闺女快喝吧,甜着呢,喝完病就好了…”

顾蔓双手捧住碗,甜丝丝的糖水伴着咸涩的泪,大口灌进去。

一碗热糖水下肚,她精神了一些,拥着被子坐起来,打量着四周。

这间屋子很小,一进门就是一条大炕,靠墙放着两个掉了漆的木柜,周围的墙壁也斑驳脱落,露出土黄色的内层。

这屋子顾蔓熟悉极了,她整个少年时期几乎都住在这里。

现在是七十年代中期,家家户户条件都不好,按人头分配口粮,吃饭得有粮票,穿衣得有布票,成年的壮劳力都得去大队上做工挣工分,才能养活一家人。

老顾家有三兄弟,老大顾文生在镇上的木料厂做工人,房子也买在了镇子上,算得上是条件比较好的。

顾洪生和老三顾庭生跟着顾家老两口住在大兴囤儿村子里。

顾家一个院子,上房住着顾老两口,东边的两间屋子,一间住着顾洪生一家子,一间放杂物当厨房,西边住着老三一家子。

顾蔓的父亲顾洪生排行,跟妻子赵秀莲生了三个孩子。

姐姐顾茵今年十七岁,正是爱俏的年纪,又被赵秀莲宠得眼珠子一样,一点活都不舍得让干,没事儿就去隔壁姑娘家里窜门子。

顾蔓是,当年生她的时候,正赶上六零年大饥荒,大人都快饿死了,哪还顾得上她一个奶娃娃。

再加上赵秀莲生她的时候难产,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从此就视这个孩子为灾星,生下来就差点扔桶里溺死。

是顾洪生拼命拦着,又抱到顾老太太那屋,靠点汤汤水水才活了下来。

顾蔓从小就知道母亲不喜欢自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了姐姐,对她却非打即骂,五年后赵秀莲又生下了小儿子顾军,对这个二女儿更是看不顺眼。

幸好顾蔓从小就懂事,豆丁大点儿就帮着家里干活,又有顾洪生护着,赵秀莲这才没有太过分。

但是相比起备受宠爱的姐姐和弟弟,顾蔓一直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看着小女儿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顾洪生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热度退了一些才放了些心,搓着手道,“闺女,饿了吧?你再躺会儿,爸去跟奶要两颗鸡蛋,给你蒸蛋羹!”

顾洪生出去了,顾蔓呆呆的看着屋顶。

她上辈子过的太惨了,即使重来了一次生命,她心底都没有半点兴奋感。

眼前回荡的都是死时顾茵那张疯狂而恶毒的脸。

“哈哈,那些事都是我做的,是我一手毁了你!顾蔓,你算个什么东西…”

想到上辈子自己遭遇过的那些,顾蔓的手渐渐抓紧,干瘦的手背暴出青筋。

顾茵!

她上辈子以她为姐,却没想到被害的这么惨!

这辈子,就算是死,她也会拉她去地狱!

屋外间,赵秀莲把碗筷都摆上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水煮白菜的味道。

看顾洪生出来,她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怒冲冲道,“偏你姑娘金贵,那白糖就剩个底儿了,军军要了好几回我都没舍得给他喝,你倒好,全给那丧门星喝了!”

顾洪生皱起眉头,“孩子不是病了么…”

赵秀莲把碗重重一磕,“什么病?要不是她自个不听话跑河边去玩,掉冰窟窿里,她能生病?老天爷怎么不干脆冻死她!简直是个天生的讨债鬼!”

顾洪生不乐意妻子这样说小女儿,但他向来笨嘴拙舌,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说话咋这么难听…”

猜你喜欢

  1. 职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军事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