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灵异 > 阴生子程缺 >

阴生子程缺全文免费试读 程缺素素小说全本无弹窗

时间:2021-01-13 23:24:58编辑:笑红尘

《阴生子程缺》是娘子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阴生子程缺》精彩章节节选:姐姐的眼神逐渐涣散,她死了。她挺过了饥饿,挺过了严冬,挺过了伤痛,最终却死在了临河,她小小的身架躺在水底,枯黄的头发随水飘动,眼睛瞪着,死不瞑目。这一年姐姐八岁,却瘦弱如一个六岁的孩子。看着姐姐的样子...

《阴生子程缺》 阴生子程缺全文免费试读 程缺素素小说全本无弹窗 免费试读

阴生子程缺 第12章 一桩一道士 免费试读

姐姐的眼神逐渐涣散,她死了。

她挺过了饥饿,挺过了严冬,挺过了伤痛,最终却死在了临河,她小小的身架躺在水底,枯黄的头发随水飘动,眼睛瞪着,死不瞑目。

这一年姐姐八岁,却瘦弱如一个六岁的孩子。

看着姐姐的样子,我肝肠寸断。

“姐姐!你别怕,我这就去陪你,下辈子,咱们还是姐弟,咱们一起投生个好人家,再也不吃这样的苦了。”

心里想着,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滚滚而落。

过了许久,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心里一惊,我还没死吗?怎么回事?莫不是我又投胎转世了?这的还能不能让人消停会了!

我睁开眼睛,看见了漫天繁星。

**!这次投胎的人家不会连间茅屋都没有吧,这磕碜!

我心里暗骂了一通,四下打量了一圈,发现我竟然在一条船上,船头还坐着一个瘦弱的,面目狰狞的小女孩。

“姐姐!”

我一咕噜爬起来,脱口而出,随即一愣,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投胎转世了,这一切都是女鬼的安排。

它说要让我这个无干之人感受一下当年她所经受的恐惧与绝望,于是我成了它的弟弟狗娃,跟她一起经历了那场饥荒与生死。

像是认证我的猜测般,女鬼盯着我幽幽开口道:“你刚才是在我的回忆里。”

顿了顿,她又说道:“那是我跟我弟弟的一生,村子里闹饥荒,我们一路讨饭到了临河,却不想平白被那群老杂毛抓去害了性命。临河冤魂一百四,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却都终止在了临河。自那一天起,我们被桥压着,不能投胎转世,不能动弹分毫,唯有过往在我们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一桩桩,一幕幕,经年累月后仇恨疯长…”

女鬼呆呆的望着河面说着,凄凉又悠远的声音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看着她瘦弱的跟豆芽菜似得身板,枯黄的头发…心如刀绞。

此刻,我知道了我之前是在她的回忆中,我们实际相处了还不到一夜,但我却感觉我真的与她相依为命了四年,经历了短暂又凄惨的一生,对她有一种亲人般的感情。

“姐姐…”

我唤她,后面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眼眶酸的厉害。

她没看我,月光下,我看见一行请清亮亮的东西自她眼中滚落。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我跟一个女鬼静静的坐在船里,我的心中没有害怕,有的只是百感交集。

这一刻,我分外理解女鬼对外公他们的恨意。这一刻,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许多人,许多事物,我们不能凭第一感觉给予好或坏的定论,应该站在他们的角度,看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晨光欲晓的那一刻,女鬼打破了沉默,它道:“你回去跟那老杂毛说,要想化解当年的恩怨,我有两个条件,第一,救回其它的守桥鬼,它们被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抓走了,只有我一人侥幸逃脱。第二,一桩一道士。我要让那些老杂毛也尝尝无辜冤死,魂魄被压在桥下五十年的滋味!”

女鬼说完,起身就要离去。

“等等!”我叫住它。

“你还有什么事?”她背对着我。

“大头跟太爷爷是~是不是你们杀死的?当初遮了我的眼,将我引进临河的是不是你?”我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不是。”女鬼斩钉截铁的回答。随即又道:“那个被风吹下河的臭道士,跟那个负责修桥的胖子是我杀的,他们跟当年一众老杂毛一样心肠歹毒,想要用人祭,想残害无辜,该死!”

女鬼愤愤的说完,化作一团黑雾散去。

姐姐!我望着虚空轻唤了一声,回答我的只有临河的水声…

东方破出一缕微光,将淡青色天空中镶着的几颗残星映衬的黯淡无光,我坐在船头,迎着清晨略寒的风,一股强大的失落感袭上心头。

“哗啦!”

就在我望着河面发呆的时候,船下忽然传来一阵破水之声,接着船身一晃,一个黑漆漆的庞然大物‘嗖’的一下子蹿进了船舱里。

“啊!什么东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我吓了一跳,我不动声色的将船桨抓在了手中,一脸戒备的看着来者。随时准备出击。

“臭小子,瞎叫唤啥,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外公!”我惊呼一声,定睛细看,可不就是外公吗。

“外公,你怎么来了?”我狐疑的,并没有放松警惕。这船距离河岸二三百米,就外公那把老骨头能游的过来?我不太相信,心说,莫不是又撞了鬼?

“我昨晚跟着你一块过来的。”外公一边说着,一边拧衣服上的水。

“你一整晚都趴在船帮上?”听了外公的回答,我惊讶的。

外公点点头,淡淡道:“外公答应要保护你的。”

听了这话,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外公,我眼眶一热,差点掉出泪来。外公这么大的年纪,竟在冷水中泡了一夜。

可我随即一想女鬼跟它弟弟的死,心下又对外公生出了一些怨来,于是将船桨一丢,坐在船头望着河面沉默不语。

外公想来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给我解释道:“当年临河镇的状况你也看到了,这里出现了一个鬼门关,若不及时压制,后果不堪设想。”

“鬼门关没有特定的位置吗?为什么会在临河镇出现?”我垂着头。

外公道:“自然是有特定的位置,像巴郡,广西,崖州等地都有鬼门关的特定入口。可若遇到战争,荒年,瘟疫等死人无数的天灾人祸,导致某地阴盛阳衰,死人多过活人之时,阴间便会在这一地界大开鬼门,方便一众死者的鬼魂进入阴间。”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外公又接着说道:“一个地界经年有鬼通行,阴气便会加重,阴气重不仅会影响到生人,还会引来一些阴性体质的东西,例如山精野怪,孤魂野鬼,因为这类地方最适宜它们修炼,生存。”

“邪魅鬼祟一多,鱼龙混杂,有些不遵循天地法则的妖鬼,便会附在人身上捉弄人,吓唬人,有些更是直接吸人精气,食人血肉,久而久之会造成混乱,至最终灭绝,所以道教众人决定阴桥,截断众鬼通往阴间的路,让它们另择道而行。”

“所以你们就将一百四十个大活人推下河中,坐了冤死鬼?”我不咸不淡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刻薄的味道,我还在为狗娃跟姐姐的死耿耿于怀。

外公蹙眉盯着我,“程缺,你整日缠着外公教你道术,现在外公答应了你,假以时日,你也会是一个道家中人,假如有一天,你遇到了这件事,你会如何解决?是希望看到整个临河镇居民死绝,整片大好河山变成一片死地?还是会选择牺牲一百四十人,保临河镇安宁?又或者,你认为这一切都与你无关,选择不闻不问?”

“这…”

我被外公问的一愣,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摇摇头,如此沉重的选择,让我一时无从回答。

见我久久不语,外公又道:“一百四十条人命不是个小数目,当时我们去了,找了近七十名死刑犯,还有那些老人,他们为了换些钱粮帮子孙度过荒年,自愿,再就是一些流浪的孩子等,那些人,我们都逐一给他们算过命数,无一例外,他们都是命数将近之人。包括最后那个女孩跟她的弟弟,就算当们不死在临河,不出三日也会饿死街头。”

外公的话听的我鼻子一酸,姐姐跟狗娃为了生存苦苦挣扎,最终却还是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可就算他们真的饿死了,死后也可以去投胎转世,可被丢进临河,他们的魂魄只能被压在桥下受苦。”我争辩着,虽然我有些理解外公他们当年的作为了,可我还是忍不住替女鬼姐弟俩说话,因为我觉得她们更无辜一些。

外公半天不语,最后他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道:“这么些年了,我一直为这件事内疚,自责,夜深人静时,我的脑海中总浮现出那天的一幕,她们怆天呼地的样子,怨恨又绝望的眼神…可我并没有后悔,如果此事放在今日,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选择让他们,这就跟打生桩是一样的道理,很残忍无道,恐怖骇人,可牺牲一人能换回多人的平安,这便是最好的选择。”

黎明如一把利刃,破开了沉默的灰白,迎来了第一缕晨光,晨光洒在外公的脸上,映照着他满是褶皱的面部格外的坚定。

我撇了眼外公,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于是低下了头去。

外公摸摸我的头,道:“你一定也认为,外公嘴上说着凛然正气的话,实则做着道貌岸然的事情对吗?就如它们所说,既然我们心系临河百姓,何不舍了自己的性命护他们周全,而是要去牺牲那么多的无辜之人。”

我很讶异外公会这么说,这其实正是我心中所想,却又不好问出口的事情。

外公解释道:“实际,那老桥上附着我的一魂一魄,不光是我,但凡参与当年之事的道家众人,都在阳桥上留下了一魂一魄。”

外公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阴生子程缺

阴生子程缺

作者:笑红尘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