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仙侠 >

白麓新书 主角羽安风承琰在线阅读

时间:2021-11-25 18:30:12编辑:终遇你

新书推荐,《天鼎之灵修眷侣》是白麓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羽安风承琰,书中主要讲述了:已经是深夜,圆月西移,羽安透过窗子看出去,能看到深蓝色丝绒般深沉的苍穹,星辰低语,山岳无声...

天鼎之灵修眷侣 第10章 客自月中来 免费试读

已经是深夜,圆月西移,羽安透过窗子看出去,能看到深蓝色丝绒般深沉的苍穹,星辰低语,山岳无声。

在这样万籁俱静的时刻,她心情却不能平静。

不由自主想到几个时辰前的那顿晚饭,实在是很有趣又的一顿饭。禾雅的手艺不比大厨差,几个家常菜做的色鲜味美,几个人大快朵颐连汤汁都没剩下。路晓源的食量对得起她的嘴角的馋痣,晚饭基本是她一半,剩下的三人一半,她还扬言自己一天不能少于七顿饭,否则一定会饿死。

姬瑶讲了很多学宫方方面面的规矩,比如各个灵阁独立的修炼体系和月末演武考核;比如第一年的新弟子年尾考核和其他弟子分开,第二年就要参与整个下学宫的整体考核,排名能上演武榜的话还能得到学宫的丰厚奖赏;再比如,其实今晚做饭的食材都是姬瑶从膳食阁采买小哥那里顺来的,学宫修炼课业重,吃饭都在朝圣峰的膳食阁解决,像这般自己做饭的时候是不常有的。而学宫里没有什么能采买的地方,缺了什么都得去山下的天鼎城里置办;再再比如,院子里那棵树是南地独有的桂花树,金秋时开桂花盛开,十里飘香,禾雅说到了秋天可以将桂花采来,做桂花蜜和桂子酥…

这般回想起来,总有点小小的琐碎的温暖。这种温暖阔别已久,重温时只觉珍贵奢侈不敢过多奢望。

困意渐渐涌上来,羽安蜷起身子想要睡下,明日第一天去学宫上课,必须要养足精神。

然而她刚刚闭上眼睛,腹中却忽然泛起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那剧痛如一道火线,自胃中升起,瞬间将五脏六腑烧了个对穿!

她这才想起,为了上那九百九十八阶石阶,她喝了虎狼之药。

去找禾雅…

羽安记得姬瑶说过,禾雅的灵力属性“愈”是一种极稀有的纯治疗属性,禾雅本身也修习医术,也许能救她。

她忍痛打门,踉踉跄跄往禾雅房间的方向走,但还没走出两步就栽倒在地。

疼!那疼痛不止是火了,火里裹挟了一把尖刀,整个內腑被上下跳动的刀尖反复揉搅,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肉体和精神都如脆弱布帛,被撕裂、缝合,再撕裂。

这剧痛间隙,仅存的意识让她模模糊糊生出两个念头:

原来这药的负作用如此恐怖,那个小宗派,她敬他们是真汉子。千难万险才走到这一步,天亮就可以正式入学宫修炼了,她居然要翻船,无声无息的死在前夜。她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修灵师,还没有为阿杰阿玉报仇,她不甘心!

羽安趴在明亮的月光里,她勉力扭头想再看一眼天空,却忽然,看到了不似凡间的一幕。

苍穹如幕,月似玉盘,有一人飞天踏月而来,衣带扬出夜风不能扬出的弧度,与月同色的长发水银流泻一般铺展开来。赤足踏着虚空,步履悠缓,却倏忽而至,声声银铃细微清脆,奏着那月中人不知是仙是魅的歌谣。

羽安没有被这恍若神迹的一幕惊呆,看到那一头飘扬的银发时,她心中蓦然生出了巨大的感动和悲怆,她奋力伸出手去,轻声喊:

“师父!”

银发女子落在羽安身边,将她扶起靠在自己身上,稍微探察了她的情况,秀眉微颦。她从袖子里掏出一只精巧小瓶,将小瓶里的液体全数灌进羽安嘴里,以掌抵住羽安后心,帮她疏导经脉,驱散毒气。

淡白色宛如雾气一般的灵力在女子身周升腾,银色长发铺泻在地上,半丝灰尘也不曾沾染,看上去更像仙人了。

羽安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半个时辰后,她长呼出一口气,转身对银发女子拜道:

“不肖徒羽安,拜见师父。“

她什么时候遇见师父的?好像是一年前吧。

那时候她在戈壁里迷了路,水和粮食早早告罄,她濒临绝境。银发女子恰巧路过,顺手救了她。后来羽安跟着银发女子走过最艰险的那段路,她们曾遇见过上千人的马贼团,千人乌压压的压过来时,羽安觉得死定了,挡在她身前的女子神色不变一步不退,挥袖弹指,戈壁滩上起巨浪,血肉横飞!

那是羽安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修灵高手出战,女子背影明明纤细柔弱如大漠里一弯微不足道的柳叶,但当她放出灵力,那般天崩地裂万物朝拜的气势,那般灭掉千人只如碾死蝼蚁的恐怖力量,让羽安瞬间折服。

羽安当即决定,拜她为师。

尽管她不知女子来历、心思,只知她的名字—羽蓝若。

拜师时,她改跟师父姓羽,取母亲喊她的小字“安”彻底抛弃往日的身份和姓名,改名“羽安”

羽安这突如其来的发怔被羽蓝若一声嗔怪打断:

“谁家的徒弟像你这般不让人省心?今日我若不来,你就活不成了。”

羽安乖乖低头认错,小声道:“师父教训的是,羽安以后不敢乱吃药了。师父您怎么会来这里?”

羽蓝若从手上摘下一只不起眼的银镯子,手指一抹,小镯子里竟掉出一个大包袱,包袱里满满的,有被褥、衣物,看底下硬硬的凸起,可能还有些妆镜梳子等女孩子常用的琐碎物什。

“为师知道你一定能进学宫,不过你身无分文,开始肯定是要挨饿受冻的。”说着,她将大包袱和镯子一起递给羽安。

羽安不肯接那银镯子,凡空间灵器都珍贵异常,她没为师父做过什么,怎么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

羽蓝若只是一弹指,那镯子便进了羽安怀里,她笑道:“第一次见你,我便看出你这孩子天赋惊人,身上的气运之盛甚至会惠泽身边人,收你为徒其实是我占了便宜的。你坚持进天鼎学宫,我这当师父的不能在你身边时时教导,总该给你留下些好物件。拿着吧,这镯子不算顶级的空间灵器,但足够你用了。”

羽安沉默半晌,将镯子戴在了手上。

“灵力属性测了吧,怎么样?”

“嗯,水、木、寒三属性.”

“三属性?”羽蓝若先惊后喜,不由得感叹:“我真是捡了个稀世珍宝。”

羽安微微低下头,能力足够,这总算也是对师父恩情的一种回报吧。

时间在师徒二人一句句叮咛和应和中流逝,圆月从正南往西移去,夜已深了。

羽蓝若摸摸羽安的头,温和道:”在这里要学着和人相处,千万不要封闭自己。我来时设了结界,但学宫里高人众多,再不走怕就被人发现了。”

羽安还要说什么,羽安若已经脚尖一点轻升上天空,在巨大月轮的映照下,她的身形宛如万千银色月光中的一抹,飘忽而虚幻。

身影虽已远去,温柔的声音却千里传送至耳边:

“小安,这场师徒缘分于你我都是福气,为师不求你成龙成风,也不会不强迫你做不喜之事,你只管走你想走的路,为师会为你护航。”

天地重新寂静下来。羽安抱着巨大的包袱站在院子里,姿势滑稽,嘴边却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虽然她已算是无亲无故,但还有师父在,有人在身后为她指路遮风,她还有何理由不无畏前行?